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历经一千三百多年沧桑的六祖真身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编者按:因为昨天有同学转发了一篇文章,文章中质疑六祖大师的真身是假的。六祖真身是南华寺历代僧众舍身保护下来的,如果仅仅因为一些不负责任的随意文字而被轻易否定的话,那的确是一种悲哀。有感于此,所以特地将网络上对六祖真身的各种考据资料收集整理了一下,供大家参考。


——————————————————————

  广东韶关以南华寺名,南华寺以六祖惠能和《坛经》成为世界佛教文化的圣地。六祖惠能的真身至今安坐在南华寺的大殿里,每天都有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佛教信众和游客,向历经1200多年风雨动荡而至今完好的六祖真身顶礼膜拜,六祖殿前,香火绵绵不绝,蔚然壮观。然而,这尊世界上年代最久远的人体真身,其实并非真正的完好如初,而是看上去很美——它的身上曾经遭受过严重的创伤,骨骼内脏等也严重受损,目前人们看到的是经过精心修复的真身。

  人们在顶礼膜拜的同时,有多少人知道:六祖真身那华美的袈裟下面,同时掩盖和包容着一段凶残而丑恶的历史信息?

  佛家慈悲,宽大为怀,力戒贪、嗔、痴,不计较过去人所犯的错误,不追究人所犯的罪。但以世俗的眼光看,如果不将过去发生的事实真相大白于世,将会使人不能准确地掌握历史信息,不明真相的后果是对历史不负责,更是对未来不负责。那些曾经作孽的人,或懵懂或逍遥或忏悔或死硬,都必须有一个真实的历史信息做基础。没有真实信息做基础,如何才能建立人新的信仰和价值观?

  六祖惠能去世于公元713年,留下金刚不坏的肉身,成为千古之迷——既未注射防腐剂,又非真空密闭,广东气候炎热,环境潮湿,至今已历1200余年,不腐变,不枯槁,依然神态安详,栩栩如生。科学无法解释,佛法真不可思议。


——————————————————————

  一千三百年来,六祖真身经历了一次断首、两次断指、三次剖腹、火灾、兵劫、战乱,到“文革”时更是险若游丝,保存到今天殊属不易:

  唐代二劫:

  一为“孝子取首”,上文已述。这一次,六祖身上添了铁枝和护颈的铁叶。

  二是唐末黄巢到寺,取走左指一节,修复后又让贼偷了:

  《曹溪通志》卷1“迷军山”

  昔黄巢破岭南,寇至寺,毁大鉴左指一节持去,至此山,忽黄雾四塞,军行失道,随送返寺,礼谢而去。指节后饰以银,为盗所窃,僧追至江,盗溺水而死。

  唐朝人敬佛,似有此俗,无独有偶,六祖的师傅五祖真身也遇到同样的遭遇:

  周作人《药堂语录 五祖肉身》(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P29:

  蒋超钵著《麓澞荟录》卷二有《五祖》一条云:“《棘闱夺命录》云,黄梅东山五祖肉身,明季一兵斫其指,指为村媪所得,有蒋文学命漆工续上,完好如初。壬午年秋梦五祖谓曰:念汝续指工,获隽当在八十名,果然。……”

  按:此材料说明,制作真身在五祖时已有,自北传南。而非有人揣测的那样,是“慧能为破天竺火葬法开了先例”(邓端本、欧安年登《岭南掌故》下P346)

  五代时火灾:

  光绪续修《韶州府志》卷38引黄通志:

  聪公者,新州人,姓谭氏,生南汉时,自幼嗜佛,往南华寺参礼六祖,遂为沙弥,持戒律甚肃。忽一日梦祖师语曰:“今夜三更吾当有难,汝能救我乎?”其夜寺火焚至塔殿,乃祖师圆寂之处。寺僧移之勿动,唯聪舁出山门。众大惊异。常欲航海往普陀。夜梦祖云:“我昔有难,荷尔护持,汝今南行,当为你说:逢东则住,逢林则止。”又曰:“早结菩提缘,能救众生苦。”聪密记梦中语,遂止清远东林寺。日往寺之西,采芦苇造筏,凡数百,维于江浒。邑人怪之。逾旬,有寇暴起入境,邑人赖筏渡于南岸得免。寇退,人竞以金帛酬之,而聪已于林中坐逝矣。寺僧以香泥塑其身奉之。

  宋末兵劫:

  《文天祥全集》(北京市中国书店1985年3月第1版)P353有《南华山》一诗,记被俘后押经南华北上见闻感遇:

  北行近千里,速复忘西东。行行至南华,忽忽儿梦中。佛化知几尘,患乃与我同。有形终归灭,不灭惟真空。笑看曹溪水,门前坐松风。

  附记:六祖禅师真身,数百年矣,为乱兵刲其心肝。乃知有患难,佛不免,况人乎。

  周作人也提到此事:

  《书房一角》P189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2年1月1版1印)卷三,《看书偶记》(五〇)“六祖真身”:

  姚福均编《铸鼎余闻》卷四有《六祖真身》一条云:“宋文信国《指南后录》有《南华山》诗,自注云:六祖禅师真身,盖数百年矣,为乱兵刲其心肝,乃知患难佛不能免,况人乎。又一题云,《已卯五月十八日予以楚囚过曹溪,宿寺门下,六祖真身顷为乱兵窍其胸,探其心肝,盖意其有宝,故祸至此》。”案六祖慧能殁于唐先天二年癸丑,至南宋末年祥兴二年已卯,历年五百六十六年矣,不图槁骸复见剖割,岂真是有什么宿缘乎。余前论越王峥欧兜祖师,留下溙身,供人膜拜,以为是恼懊,今观六祖事,当更了知有身之足为大患矣。元人本不必论,如杨琏真伽所为,宁复有人理,但彼是番僧,当受其同类,不至残毁和尚死体,然则所谓乱兵或此辈亦未可知。漆身中间那里会有宝贝,而贸贸然探其心肝,此事真奇绝,如不是文文山亲至曹溪看来告诉我们,几乎不大有人能相信也。


  清代兵劫:

  《新修曹溪通志》P983附录《六祖惠能真身考》

  “清朝咸丰年间,流窜到庙里的乱兵曾经打开过六祖‘真身’,后来经过寺僧修整,补好了被打开的部分。释福果大师认为铁条有可能是那时加的,时间不长,还没怎么锈蚀。”

  从《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订本》中所载民国时所摄的六祖照片来看,六祖肉身的下腹部丰隆饱满,整个身子也有衣着形塑,显然经过两次剖腹之灾后,有较多的人工痕迹。特别是清代的修复,真身里面的稻草、泥巴恐怕就是此时添加的,鉄枝也有可能更换。顺便提一下:华南师范大学曾昭璇教授生前的来信说,那鉄枝有三公分宽。


——————————————————————

  红卫兵空前绝后的摧毁第二次劫难是迄今为止最惨的一次,将慧能的真身几乎毁灭——近读《佛源老和尚法彙》,老和尚写道:一天,六祖真身被红卫兵用手推车推到韶关游行,说是坏蛋、是假的、骗人的,要烧掉。结果被人用铁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个洞,将五脏六腹抓出来,丢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丢满一地,说是猪骨头、狗骨头,是假的。并在六祖头上盖个铁钵,面上写:‘坏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们看,但我们仍偷偷跑去看了,心里难过得流泪,偷偷把六祖灵骨收拾起来,但没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灵骨不能这么样被丢掉啊!于是用一瓦盒上下盖好,埋于九龙井后山的一棵大树下,作好标记。

  并送信给香港圣一法师,要他来时用照相机把这个地方拍下来,以待太平时取出。丹田祖师的灵骨也同遭残害,我也分别收敛。

  佛源法师是虚云老和尚的弟子,深受虚老的器重、爱护和培养,佛源老和尚对虚云老和尚的崇敬与爱戴深入于心又溢于言表,至今老和尚主持法会、作功课、管理寺庙、开示、日常谈话,无不以虚老为楷模。南华寺中兴于虚云,后来佛源又受虚云委托主持南华寺。1958年,佛源被打成右派并入狱,1961年出狱回到南华寺,但受管制、并被迫害导致一系列严重疾病,至今老和尚85岁高龄了,由于三叉神经被搞坏,影响咀嚼,数十年一直吃流质食物。

  身体遭到摧残,但佛源的修佛意志丝毫不减,反而增强。曾经一度,南华寺的和尚们被迫还俗,佛源等少数和尚宁死不还,为此挨了不少打罚。

  六祖灵骨被佛源秘密保存起来,香港圣一法师到南华寺,按照佛源的指引偷偷地拍照,记住了埋藏的地点。一直到1979年,佛源获平反,随即奉调到北京中国佛学院主讲律学,见到了明真、巨赞两位法师,告知以六祖真身事,又向赵朴初作了禀报。赵朴初一听,大为震惊,认为这是一件大事!佛源回忆道:朴老马上写信给习仲勋(当时广东省最高领导)要他派人到南华寺处理这件事。

  习仲勋接信,马上派一位副省长去南华寺做工作,但当时的形势是宗教政策尚未完全落实,南华寺方面不同意恢复供奉六祖。

  来人向南华寺方面传达习仲勋的原话:同意要恢复,不同意也要恢复!话说得掷地有声,毫不含糊。南华寺方面只能听命。赵朴初随即派佛源从北京赶回南华寺,协助处理。这段历史,在佛源老和尚的回忆中,十分感人:“六祖灵骨取出时,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湿,肋骨已有霉变,但仍有条块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时的形象。丹田祖师的灵骨就更不如从前了。我将二位祖师的灵骨捧回自己的屋中,用木炭火烘干抹净,用一整块檀香木将脊骨、肋骨一节节驳接在檀香木上,粘好之后,再如法放入真身内。外用绸布和漆封闭,并在檀香木上刻记,载明因果。六祖的腑脏已朽,只好烘干成末,与檀香末混合塑形,放置于六祖胸内。当时我嚎啕大哭,发誓要生生世世护持六祖真身。当年的情况难以想像,如果我知道我不会死的话,决不会把六祖、丹田的灵骨埋到后山,受此损坏。此事我亦未尽到保护之责,心里难受之极,只有今后更加细心爱护常住,舍身忘命也要保护好六祖。佛源老和尚亲眼所见,六祖灵骨,历经一千二百多年,仍是金黄色,且坚硬沉重。而丹田祖师的灵骨相对呈黑色,分量也轻得多,端的有金铜之别,确实不可思议。佛源老和尚还反思道:如果不经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绝不会受此损坏的,我作为六祖的儿孙,不知道为此哭了多少次、多少年!但那个年月,周围每天都有人盯着我,谁敢露面哭泣。有的人只顾自己出风头,管他六祖不六祖。憨山大师也被一个狮子虫砍了一刀,好在胸背只打了酒杯大的洞,没有如六祖、丹田那样把脏腑都掏出来。”

——————————————————————


  虚云老和尚保护六祖真身的事迹,修元禅院倡印《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订本》有载:

  P152民国三十年辛巳,虚云和尚至南华时:

  “殿内祖坐木龛。以年远故。被白蚁损坏。乃请出祖师肉身圣像。重新装修。另照育王塔式,作祖坐龛。”

  据有关记载,抗战时南华寺一带常有日寇飞机盘旋,甚至投弹。1944年11月底,虚云老和尚亲率得力弟子暗中将六祖、憨山和丹田和尚真身运至云门寺秘藏。

  P164民国三十三年甲申:

  予知南华将有事。暗中将六祖及憨山真身运至云门。徐将法宝亦运至此。

  ……至腊月十二日,日寇陷曲江。十八将入夜,土匪觊觎避兵客富。遂劫南华。

  民国三十四年乙酉:

  “春夏间,日寇粤北,各县沦陷。乳源县城亦陷……”

  据云门寺僧人介绍,抗战期间,虚云和尚还命人到瑶山搭草寮,时刻准备将六祖真身藏到山上,幸而日寇并没有进至云门。

  由于六祖真身被运到云门寺,还躲过了土改时的劫难:上世纪50年代初土改时,粤北一片毁佛之风,不少寺庙和佛像都遭到破坏。虚云和尚将六祖等真身移置云门寺祖殿楼上,日夜守护。到1953年春南华寺传戒时,才安排佛源等弟子,用轿子将这三个真身送回南华寺。

  佛源老和尚与六祖真身

  佛源(1923-)当代著名高僧,中国佛教协常务理事、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先后任广东乳源云门寺、曲江南华寺方丈;兼任湖南益阳白鹿寺、南岳祝圣寺方丈。湖南桃江人,俗家姓莫,少聪慧。年十八,投益阳会龙山栖霞寺剃落,法名心净,号真空。1946年春,于福严寺受具足。后至云门,虚云赐号佛源,传云门宗法,赐名妙心,前后两度住持云门。

  佛源在虚云和尚在世时已参与六祖真身的保护工作,“文革”期间更是舍身护持。广东新闻网上有《林得众保护“六祖真身”立大功》一文,讲述时任南华寺负责人林得众保护六祖真身的事迹: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林得众回忆说,当年八月,有数百名红卫兵气势汹汹地闯入南华寺“破四旧”。他们找到珍藏在寺内的六祖真身像、憨山和尚真身像、丹田和尚真身像,用菜刀把从每个真身像的背后各砍开一个洞,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藏东西,想看看真身是真是假,结果发现真身像后背有铁杆支撑、有麻布包裹真身,虽然也看到了肋骨,但无知的红卫兵误认为,有铁杆支撑,就不是“真身”,真身像是“假”的。

  自以为得到真身像“是假的”证据,红卫兵运着三尊真身像游街三天,对围观群众展示说:“请看六祖真面目”。

  红卫兵要毁掉三尊真身像。急中生智的林得众马上制止说:“不能毁!你们说真身像是假的,可是一千多年都说是真的,你们说假的有什么证据啊?还不如把真身像保存下来,让大家看看,里面有铁枝,有麻布,这样,你们不用说,人家看了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红卫兵接受了林得众的建议,游街后,三尊真身像平安返回南华寺,林得众和寺僧于是把真身像放进大殿内锁起来保护。

  林先生的事迹经过网络传播已经广为人知,但佛源和尚在保护六祖真身方面的事迹还是知者寥寥。其事迹《新修曹溪通志》P289有载:

  “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押六祖、憨山、丹田真身至韶关游行,欲焚之而未果。然将六祖、丹田两真身胸背洞穿,大若婉口,脏腑、灵骨掏掷于地,其状实难卒睹。时师欲落泪亦惧人知,乃冒死收其灵骨,藏于九龙泉后巨树下。后复虑身命无常,遂遣使告香港圣一法师,来此摄照片归,以待将来。唯恐祖之灵骨脏腑毁矣。……一九七九年,师获昭雪,旋赴中国佛学院主讲律学,兼外事接待、文物管理。以六祖真身事告明真、巨赞及赵朴初会长。朴老震惊,立致函广东省委习仲勋书记,习公即委要员至曹溪,助师恢复真身。师常言:六祖骨色如金,坚沉亦如金;丹田灵骨色黑而轻,其有金铜之别乎!

  师自言,忆廿余年前祖之真身遇难事,应加意爱护常住,直如临深履薄,岂敢轻心放逸。

  佛源和尚亲述:

  文革时,六祖和丹田和尚真身都被红卫兵穿了大洞,六祖右手臂上还挨了一刀,,里面的骨架完整。红卫兵将六祖和丹田和尚真身的骨头弄出来不少,六祖的臂骨也被拿了出来。其时,我将遗骨收集起来,分别用东西装好——六祖的遗骨呈金黄色,很重;丹田的骨头微黑,较轻,很容易分辨——埋在南华寺后山的一棵大树下,长达十年之久。1979年得到彻底平反,同年到北京反映六祖真身的情况,得到赵朴初先生的重视和当时任广东领导的习仲勋先生帮助,奉派回南华寺修复六祖及丹田、憨山和尚真身。事隔十年,埋下的丹田和尚骨头已经化净。所幸六祖真身的骨头还在,只是上了黒霉,经过处理,放回真身内里。三个真身一一恢复。关于六祖真身受损和修复情况,有详细记录,写在木板上,放入六祖真身封存。

  ——时间:2000年4月7日下午;地点:云门寺方丈;在场人:韶关大学曾祥委、韶关市政府宗教科林光明、韶关市人民银行何海;记录人:曾祥委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