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旅发大会看河间 文化河间之——河间歌诗

旅发大会看河间 文化河间之——河间歌诗

发布日期:2022-02-18 13:07:51 来源:河间府署



距首届沧州旅发大会还有



6天



沧州市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将于8月24日至26日在沧州召开。届时,将设立沧州市中心城区主会场和渤海新区、河间市两个分会场。河间市作为分会场之一,将在旅发大会期间将“味道河间、文化河间、气质河间、魅力河间”展现给八方宾朋。


文化河间


河间历史源远流长,至今已有2700多年的历史。其名始于战国,历代曾在此建府、立州、设郡、置国,、经济、军事、文化中的,堪称文物荟萃之地,人杰地灵之邦。

诗经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其创作年代大约是在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这五百年间,据传是经过孔子删定,共305篇。故称“诗三百”。

诗经分“风”“雅”“颂”三部分,其中“风”又称“国风”,主要收集的是各地的民歌,大致涉及婚姻、农事、战争等方面。“雅”又分“小雅”和“大雅”,是宫廷宴飨或朝会的乐歌。“颂”多是颂美先王、祖先功绩之诗,也是产生较早的古乐,其雍容典雅的内容与形式着重于宗庙祭祀。


国风·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小雅·节南山之什·节南山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忧心如惔,不敢细谈。国既卒斩,何用不监!

节彼南山,有实其猗。赫赫师尹,不平谓何!天方荐瘥,丧乱弘多。民言无嘉,憯莫惩嗟!

尹氏大师,维周之氐。秉国之均,四方是维。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师!

弗躬弗亲,庶民弗信。弗问弗仕,勿罔君子?式夷式已,无小人殆?琐琐姻亚,则无膴仕?

昊天不佣,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君子如届,俾民心阕。君子如夷,恶怒是违。

不吊昊天,乱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宁。忧心如酲,谁秉国成?不自为政,卒劳百姓。

驾彼四牡,四牡项领。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方茂尔恶,相尔矛矣!既夷既怿,如相酬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宁。不惩其心,覆怨其正。家父作诵,以究王讻。式讹尔心,以畜万邦。


大雅·文王之什·文王

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亹斖文王,令闻不已。陈锡哉周,侯文王孙子。文王孙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显亦世。

世之不显,厥犹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国。王国克生,维周之祯。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穆穆文王,於缉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孙子。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肤敏,裸将于京。厥作课将,常服黼冔。王之荩臣,无念尔祖。

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宜鉴于殷,骏命不易。

命之不易,无遏尔躬。宣昭义问,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仪刑文王,万邦作孚。



颂·周颂·清庙之什·清庙

於穆清庙,肃雍显相。济济多士,秉文之德。

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



诗经在河间


河间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自汉文帝置河间国,历代曾设郡、州、府等,且曾有“京南第一府”之美誉,这片热土,钟灵毓秀,人杰地灵,有着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是《诗经》的发祥地。秦始皇“焚书坑儒”后,《诗经》濒临失传,毛亨、毛苌叔侄二人重新整理《诗经》,并在河间广为传颂,才使得《诗经》得以流传。从此,河间与《诗经》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秦始皇下令焚书坑儒,诸家经典多被焚毁,毛亨不得不携家逃亡至河间国的武垣县,也就是现今的河间市郭村乡三十里铺一带,隐姓埋名隐居下来。秦亡汉兴,在汉惠帝撤销“挟书律”后,毛亨已近暮年,他在整理《诗经》的基础上,开始作《诗经古训传》,并授学于侄子毛苌。河间献王刘德“修学好古”,封毛苌为博士,建“君子馆”(今河间市君子馆村)讲经授学。由于毛苌讲经“最得其精”,后由其弟子贯长卿,以及东汉学者马融、郑玄等继续传讲,签注后“大行于天下”,成为“毛诗”。其余鲁、齐、韩三家的《诗经》传者逐渐消失,唯有“毛诗”留存,成为后世解经的依据,也是古《诗经》独一无二的传本,即今天我们看到的《诗经》。

毛公墓现在在城北三十里铺村毛公书院内。



河间歌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当走进河间一些文化古村镇时,会经常听到许多老人今腔古韵地吟唱《诗经》,这便是河间歌诗。

河间歌诗起源于汉代,主要靠口耳相传,其创始人应追溯至公元前212年的战国末大儒荀子的弟子毛亨。

2006年,河间歌诗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河间歌诗代表性传承人裘孝信,受村风熏陶濡染,自幼性喜歌诗。他是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河间毛公诗词协会行别营分会副会长,几年来,在各级刊物发表诗词作品100余首。他先后在行别营乡中学、行别营村小学积极组织吟咏朗诵会,向中小学生亲传谱曲,以求做到河间歌诗后继有人,生生不息。



河间歌诗在传承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些年弘扬国学的气氛渐浓,河间歌诗不仅恢复了“元气”,而且发扬光大,“国学热”正在河间大地上兴起。而今,在河间广大农村中,不仅村民传唱诗经中的《关雎》、《蓼莪》等歌诗,随处可闻,而且在诗经村乡、行别营乡、米各庄镇、束城镇、河间市内办有民间诗社15家,成员2000多人,已连续刊印了25期《毛公诗苑》,并出版了《河间当代诗词选》。可以说,歌诗故乡的人们正在传承着诗经文化。

河间市原文化局局长田国福热心诗经文化,20多年来,他搜集、整理、收藏了明清至今的古籍诗经版本4300多册,编辑出版了《诗经斋典藏集萃》、《河间遗韵》等书籍,在河间府署建立了诗经斋,为《诗经》文化的弘扬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2002年9月,河间市人民政府与中国诗经学会在河间联合召开了“毛诗发祥地考察暨国际研讨会”,来自新加坡、美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中国内地、香港、台湾地区的40多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实地考察了诗经村、君子馆、毛公书院遗址,聆听了“河间歌诗”吟唱,参观了河间诗经斋。



河间歌诗

为何称“河间歌诗”而不叫“诗歌”或者“诗经”呢?因为《诗经》中的每一首诗都是流行于当时的歌曲,尤其是“风”的部分均为民歌,毛亨与毛苌在河间设管教习《诗经》的时候,大部分都可以完整的吟唱。《嘉靖河间府志》记载的“汉古歌”、“唐古歌”、“宋古歌”、“元古歌”等传系条目粗略地反映了“河间歌诗”的渊源情况,这就说明“河间歌诗”是《诗经》文化歌咏形式的一种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