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联盟故事 >三位帝王以相同方式命丧洛阳,你们是约好的吧?(下)

三位帝王以相同方式命丧洛阳,你们是约好的吧?(下)

发布日期:2020-06-16 11:29:11 来源:渔人纵论

朱温


文德元年(888年),寿王李晔继位,史称唐昭宗。此时唐王朝已病入膏肓,外有强藩作乱内有阉宦掣肘。二十岁的唐昭宗不是庸主,做起事来非常有魄力,不过显得有些急燥。他是被宦官杨复恭扶上位的,当了皇帝后,有意疏远杨复恭,遇事只和大臣商量,为杨复恭之乱埋下祸根。昭宗为应对藩镇尾大不调局面,决定强化中央军事力量,短时间内组建十万禁军。十万禁军多由新兵组成,缺乏训练,不宜过速用兵,昭宗年轻气盛,力排众议,决定拿西川与河东两藩镇试刀,结果很不理想,虽然讨平西川,但新秀王建崛起,后来建立后蜀。对河东李克用用兵,可以说大败亏输,十万禁军化为烟云,昭宗集权削藩的愿望彻底落空,从此,藩镇阉宦更不将昭宗放在眼里。不久昭宗落入陇西郡王李茂贞之手。唐昭宗看不惯李茂贞飞扬跋扈的样子,决定亲自讨伐,结果一败涂地,李茂贞入长安问罪,杀了几个人退走,不久又再次兴师,昭宗准备逃到河东投奔李克用,结果在华州(今华县)被李茂贞的盟友韩建追上,李茂贞命令将昭宗就地禁锢,一禁就是三年。

乾宁三年(896年),朱温占据洛阳,李茂贞、李克用、韩建怕朱温将昭宗掳走,虽将昭宗迎还长安。不久宦官刘季述发动政变,囚禁昭宗迎太子李裕继位,刘季述怕李茂贞等兴师问罪,希望依靠朱温对抗李茂贞等人。

朱温(852-912),本是砀山无赖,靠黄巢起义发家,后投降唐王室。等到刘季述废昭宗立太子时,朱温已占有黄河以南淮河以北的大片土地,成为名振一时的强藩。朱温接到刘季述们的请求后,开始为进入长安扫清障碍,派人潜入长安,杀死政变的诸太监,光化四年(901)年,宰相崔胤与都头孙德昭杀死刘季述,迎立昭宗复位,改年号为光复,封朱温为东平王。为了对付李茂贞,崔胤矫诏朱温入京勤王,宦官韩全诲则挟持昭宗走奔风翔李茂贞处,朱温带兵围攻凤翔,三年才将昭宗从凤翔带出,还师长安。

朱温这头中山狼,挟昭宗回长安,立刻变猖狂,他借群臣痛恨宦官的心理,捕杀第五可范为首的宦官700余人,为害唐室二百多年的阉宦势力遭到毁灭性打击。宦官捕杀殆尽,官中仅余二三十个老弱病残阉人侍候皇帝打扫庭院。朱温又挟持皇帝封他为太尉、兼中书令、宣武等军节度使、诸道兵马副元帅,进爵为梁王,并加赐"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的荣誉。

天佑元年(904年),朱温迫使昭宗迁都洛阳,途经新安(今洛阳新安县),又将昭宗身边小黄门、打球供奉、内园小儿等200余人,悄悄缢杀,过了好几天,昭宗才发现身边的人全挽成朱温亲信。

昭宗一入洛阳,就成了笼中鸟,对朱温言听计从,就这样朱温还嫌碍事,最主要害怕诸藩镇利用昭宗说事,天佑元年(904年)八月十一日夜,朱友恭、氏叔综、蒋玄晖等进宫弑君。昭宗由于苦闷,喝了些酒刚入睡,听见宫外传来急促脚步声,感觉不妙,着内衣躲在柱后。朱友恭、蒋玄晖闯入宫中,遇到昭仪李渐荣的阻挡,龙武衙官史太不愿与李渐荣多言,直奔柱后唐昭宗,李渐荣以身相挡,被史太杀死,然后史太又砍死昭宗等人,回报朱温。过了几天,朱温从河东回到洛阳,扶着昭宗官柩大哭,指着朱友恭、氏叔综大骂:“你们这群逆臣,竟敢弑君,让我落万古骂名,给我推出去斩了!”,这群人本想为朱温解忧立功,却换来这样下场,这就是作狗的代价。随后朱温立13岁皇太子李柷为帝,是为昭宣帝。

朱温目的是自己做皇帝,昭宗还有九个儿子,加上一班忠于大唐的大臣,骤然篡位,阻力很大。天佑二年(905年)二月,朱温令蒋玄晖设宴九曲池(今洛阳唐宫路原玻璃厂院内),宴请昭宗九个儿子李裕等,宴中,蒋玄晖命人缢杀李裕等九人后,扔到九曲池。该年六月,朱温又听从判官李振计谋,将裴枢、独孤损等三十余人,带到白马渡(今安阳滑县境),将他们推入黄河,并说:“此辈经常自认为是清流,现在将他们推到浊流里,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唐宗室、忠臣除净,朱温就要上演登基大戏,先是让皇帝封他为相国、魏王,加九锡,之后唐昭宣帝三次禅让,朱温三推后,顺天应人,于天佑四年(907年)四月,继位称尊,国号梁,建都汴梁(今开封),改元天平,将昭宣帝迁居济阴,第二年又派人将他杀害。

在汴梁当了二年皇帝,朱温嫌汴梁处四战之地,没什么好玩的,天平三年(909年),将都城迁到洛阳。汴梁过的好好的,非要迁都洛阳,真是找死。

朱温这货真是禽兽,说禽兽还真侮辱了禽兽。早些年,朱温媳妇张夫人活着时,个人作风还可以,天佑元年,张夫人死,自己官越做越大,抢占地盘越来越多,渐渐淫邪起来。当了皇帝后,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乾化二年(912年),朱温亲征蓨县,兵败还洛,心情不爽,躲到河南尹张全义会节园,一住半月。皇帝到大臣家探访,历史上非常罕见,一住半月,可以说前无古人。住在张全义家也没什么,说明君臣情深,关键是朱温住在张全义家没干人事,先让张全义家闺女伺寝,然后又睡了张全义家几个儿媳妇,最后竟让徐娘半老的张全义妻子伺寝,张全义家几个孩子羞恨难当,要手刃朱温,被张全义劝止,因为朱温对张全义有救命再造之恩。朱温在张全义家玩了半月,心满意足回到洛阳宫城,继续淫乱之旅。

宫中有的是美女,朱温觉得没意思,让自己七八个儿媳妇以伺疾之名入宫伺寝。其中养子朱友文的媳妇王氏最称朱温意,玩就玩吧,还玩出了感情,竟然要将皇位传给朱友文。朱友珪媳妇在伺寝时发觉这种苗头,立刻告知朱友珪,朱友珪大怒:“你个禽兽,乱人伦不说,还要废长立幼,是可忍,孰不可忍!”,立刻利用手中掌握的宫庭侍卫与亲信韩勍所握牙兵,于乾化二年(912年)六月一个晚上,“斩关入宫”,朱温骂道:“早知道你这个逆子要反,没想到这么快,真恨不得杀了你!”,朱友珪还没说话,其手下人冯廷谔持刀刺向朱温,刀从腹部入,从背部出。几个人拿出破毡将朱温一包,在床下挖个坑埋了。等朱友珪继位稳定局势后,才将朱温尸体挖出,风光大葬于朱陵(今伊川白沙境内)。

这三人最终结局如出一辙,真是难兄弟难弟三“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