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国家宝藏故事外的故事1 千里江苏山图的颜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李晨演了一个曹丕式的宋徽宗,讲述了《千里江山图》前生的故事。而他引出《千里江山图》今生的故事中,谈到“最好的宝石都是用来做颜料的”虽然有些言过其实,但颜料如宝石般珍贵,甚至是耗费或博取巨大财富,确实是百分百的事实。




一幅伟大的绘画作品在创作时,最让画家头疼的不是如何表现主题迎合观众,而是如何让其作品传世更为久远。敦煌莫高窟去旅游过的人都知道,那些壁画塑像容易遭侵蚀,所以限制游客数量。特别是以铅为主的这种便宜颜料,一开始还是白色的,水分氧气加上岁月,让铅黯淡变成了黑色。岁月这把杀猪刀摧毁的不单单是人的容颜,人想保留下的容颜色彩,它也照砍不误。因为能获得的便宜颜料有个致命缺点——褪色。色彩不够艳丽也就能忍了,褪色?艺术家十年前画的彩色小人从画里逃掉了,留下一个个脏兮兮的坑,谁都不乐意啊。

故而在东西方文明中,不约而同地找到了碳黑这种既便宜又能作为长久保持色彩的颜料。不过黑白两色仅仅只能做到抽象,无法形象地展开图像,往往让艺术家束手无措,只好从其它方式上表达他们的思想。

碳黑绘画的作品线条追求简单明快,想要突出特点,不得不在线条夸张上动脑筋。所以有三条线的adidas便成为了古希腊人最受欢迎的标志符号。adidas的鞋子便宜呀,又不需要很多颜色。

作为中国古代绘画巅峰时期之一的吴道子,他的吴带当风和之前魏晋时的顾恺之一样,也只能靠线条来展现服饰的细节,而这所谓“细节”却是一个大概的样子。没办法,就黑白的可以保留千年,其它颜色早褪色消失了,您就凑合着看吧。买贵的要死的颜料画给你看?你谁啊?吴道子不要花钱买老酒喝得呀?




作为中国古代艺术史上又一座巅峰,宋徽宗不爽了。好色乃人之常情,没有颜色,只好画毛啊?而且还只能画黑色的毛,万一想画个孙权这样碧目紫髯其它颜色的毛哪能办?于是宋徽宗玩了一把亡国之君的奢侈,给原来墨色的画填上其它最真实的色彩,用矿物颜料!

宋徽宗在写实工笔画上的水平,其实远超于几百年后欧洲的写实主义和现实主义水平了,几乎快达到超现实主义境界了。他的法宝就是如李晨介绍的矿物颜料。白色来自成为化石的贝壳,蓝色来自天青石,绿色来自绿松石,褐色来自赭石,黄色来自当下银杏落叶累积而成的雌黄。这些颜料就一个字:贵!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当然,宝石矿物的颜料因为化学性质稳定,不会再被氧化矿化,所以能千年不褪色。

这件作为国家宝藏系列节目之首的《千里江山图》,其作者王希孟就是大胆问宋徽宗提出了矿物颜料的要求,才画出令人惊叹的青绿色,和更令人惊叹的千年之色。因为宋徽宗有的是钱,没钱可以卖地皮嘛,搞活房地产,把辽国动迁了,引进金国的融资。哈哈哈哈,乱讲了,乱讲了。




当然,大多数的艺术家不是皇帝陛下,没有那么大的财力。比如这幅《埋葬基督》,米开朗基罗到死都为了没钱买青绿色的天青石而发愁,所以右下角的圣母玛利亚只好留了一个难看的坑。

钱不够买颜料,买块大理石总够了。米开朗基罗没钱画埋葬基督,自己拿锤子雕一个总可以了吧?雕个圣母玛利亚搂着没钱葛优瘫的耶稣,穷啊,天青石的蓝代价太大了。




最近很好看的一部电影《挚爱梵高》里也讲述了颜料太贵的故事。像梵高这样的数字模块化绘图,大胆用色不单单是指艺术上敢用艳丽鲜明色彩,更多应该是说他精神病发起来不计成本的直接用颜料往画布上涂。他的弟弟提奥(雕牌化妆品)为了文森特能够继续作画,真的是拼尽全力倾家荡产了。比如这幅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曾展出的玫瑰,那需要多少天青石的蓝色颜料啊。讲真的,您买回去光这些颜料都能保值了。

不相信?看上面这幅齐白石的荷花。在解放后,请齐白石画一幅画多少钱?两块钱!对,艺术为人民服务嘛,搞那么奢侈怎么为人民服务?但是,如果请齐白石画荷花,他会对求画者说“得多加两块钱”。为啥?因为“那一抹红色我得用洋红(胭脂红)”!那一点点的颜色就要多两块钱!


天青石和胭脂红都是颜色最正两种颜料。也是引发战争的罪恶利益。英国的颜料商温莎牛顿公司就是靠着大英帝国触角抵住阿富汗而获得了天青石矿。而西班牙殖民中南美时,发现了阿兹特克人比白银还宝贵的胭脂红虫,进而垄断了这种生物。人们对于五彩斑斓的需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差市场,上升到战争争夺,历史上屡见不鲜。




有了战争,就有人可以发战争财。像颜料这样有巨大利差的商品,靠它发财的比比皆是。上海滩上一抓一大把。


买下苏州狮子林的清河贝氏贝润生,名气应该算最大的。他在瑞康颜料行当学徒,就靠做颜料生意,富甲一方。他上海的私邸就是商城波特曼后面的南阳路170号贝家花园。

从山东微山湖逃难到上海的两兄弟好汉邱倍山、邱渭卿在德国人德和号颜料行打工,恰好碰到一战德国战败,德国老板只好贱价卖掉手里的颜料返回德国。他们于是就靠这些颜料赚到了第一桶金,造了两幢古堡式别墅,还在里面养狮子老虎当宠物。这两幢楼后来成为上海市静安区民立中学,黄胖高中时就读的学校。

还有一位是襄阳公园过去的主人,江阴颜料巨商薛葆城。巧的是,国家宝藏《千里江山图》邀请的颜料传承者仇庆年的师傅也是姓薛。襄阳公园从墓地到公园,已经沧海桑田了。但当年私家墓园有如此大片土地,可见其财力之巨。




现在因为化学的发展,人类破解了矿物颜料的奥秘。德国拜耳化工公司正是靠着不断研究颜料,从而变成了成功的化工材料公司。各种有机颜料的生产制造,降低了颜料的成本,满足了人们对“色”的需求。

宋徽宗如果在现在,他肯定不要当皇帝了,那么多色彩丰富的选择,他一定好好绘画和培养美术人才,最终成为一名人民艺术家。而《千里江山图》描绘的锦绣江山,会更加光彩夺目,大家可以随便用闪光灯进行拍照啦!

您厕所上好了吧?底下是黄色的吧?对,颜料中黄色最正的除了中国的雌黄之外,就是印度神牛吃芒果拉出来的印度黄啦!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