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恩泽桃李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恩泽桃李》/ 原题   

《北京》杂志 / 原载   / 余闯



泽桃李


自古以来,尊敬师长的故事便为人们所称道。在中国古代,有许多老师为学生无私地传道授业,那是一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默默奉献。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师广收门徒,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而那些弟子和学生则牢记老师的教导,沐浴着老师的恩泽。他们虚心求教,那是一种对老师“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赞叹;他们结庐守孝,立雪程门,用古人独特的方式演绎着一幕幕尊师的千古佳话。


“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时念吾师”,那一个个尊师的故事无不饱含着深厚的师生情谊。



结庐墓旁  尊师第一人
1


孔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教育家和思想家,他开创了儒家学派,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被后世誉为“圣人”。公元前551年,孔子诞生于鲁国的陬邑(今山东曲阜),他出生不久父亲便离世,因此孔子小时候过着“吾少也贱”的贫困生活。长大后,孔子做过管理仓库和放牧的小吏,一直不得志。30岁之后,孔子觉得自己学有所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独立思想,于是就开始招收门徒,并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私学。慢慢地,许多人慕名而来,想拜孔子为师,以致门庭若市,弟子的数量“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而在这些弟子中,一位被誉为“儒商始祖”的弟子在孔子去世后结庐墓旁,守孝六年,被称为尊师的楷模,他便是孔子的杰出弟子子贡。




子贡名叫端木赐,是卫国人,子贡是他的字。子贡有雄辩之才,曾在鲁国和卫国为相,孔子对他评价很高,曾称赞他是“瑚琏之器”,“瑚琏”就是夏商时期祭祀时用来盛放黍稷的尊贵器皿。后来子贡弃官从商,成为孔子弟子中最富有者。在记载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圣贤书《论语》中,就有许多子贡和孔子的精彩对话。有一次,子贡向孔子询问做人的道理,子贡问:“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孔子回答说:“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听到老师的回答后,子贡又补充说:“《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贡在这里提到的诗句出自《诗经·卫风·淇奥(yù)》,这是一首赞美君子的诗,诗一开篇便赞美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意思是淇水弯弯,绿竹修长,文雅的君子像制造器物一样,切磋琢磨。听到子贡这番言论后,孔子喜出望外,十分高兴地说:“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意思就是:端木赐啊,我可以和你谈论《诗经》了。告诉你一件事,就可以推知另一件事。由此可见,他们的师生关系是何等的融洽。



▲ 孔子去世后,众弟子在此守墓3年,唯独子贡又守墓3年。后人为纪念此事,建屋3间,立“子贡庐墓处”碑一座,以示纪念


鲁哀公十六年(公元前479年),一代圣人溘然长逝。孔子去世时,子贡正在南方,当他听到这个噩耗后,就立即带着南方特有的一种叫作楷木的树种回到了曲阜,种在了孔子的墓前。后来,楷木活了下来,并在曲阜大量生长。在今天的曲阜孔林中,尚留有子贡自南方移植到曲阜的楷木,如今只留有部分树干,前有康熙皇帝手书的御碑,题“子贡手植楷”。孔子死后,他的弟子们悲痛不已,便一起为孔子服丧三年,最后含泪相别而去,而独有子贡在孔子的墓旁搭了一座茅庐,虔诚地为孔子守墓,这一守便是六年。他们师徒情深,而子贡的尊师之诚,更是中华民族尊师重道的第一楷模。


紫绶金章  明帝拜恩师
2


南宋时期,理学大家和教育家陈普铸刻了一件铜漏壶,而这种漏壶就是后世钟表的雏形。有一次,当他在《后汉书》中读到了齐桓公的后人桓荣的事迹后,心生感慨,写了一首醋意十足的诗:“明帝天姿可禹汤,周公不梦梦空王。当年紫绶金章客,何德何功坐太常。”在这首诗中,陈普将汉明帝比作圣王夏禹和商汤,而“紫绶金章客”便是指东汉初年的大儒桓荣。明代的大文学家冯惟敏曾称赞桓荣说:“稽古桓荣,识字扬雄。金石文章,锦绣心胸。”


西汉末年,年少的桓荣从家乡沛郡(今安徽怀远县)来到了京师长安,拜大儒朱普为师,学习儒家的治国安邦之术。由于他家境贫寒,在长安的十五年时间里都没有回过家,平时靠给人做工养活自己。在朱普门下,他学到了许多经世之道,儒家经典更是烂熟于心。到了王莽篡汉时,他才离开了长安,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这时,又逢他的恩师朱普病逝,这让他十分悲痛,便立刻赶往朱普的家乡九江奔丧。来到九江后,桓荣背着土,一边哭泣一边为老师筑坟,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动不已。安葬好老师后,他便留下来授徒讲书,一时间来了许多弟子。当时,王莽的倒行逆施引起了天下义士的反对,汉室宗亲刘秀在讨伐王莽的战争中不断崛起壮大,并最终建立了东汉王朝,刘秀就是汉光武帝。光武帝建武十九年(44年),已经60多岁的桓荣受到光武帝赏识,被称赞为“此真儒生也”。随之,刘秀拜桓荣为太子刘庄的老师,请他入宫为太子讲学。桓荣对太子悉心教导,太子对桓荣更是毕恭毕敬。刘秀去世后,太子刘庄即位,是为汉明帝,并封桓荣为太常。而此时,桓荣已经80多岁了,年迈多病,几次上书请求致仕,可汉明帝却一直让他留在朝堂,并对他多加赏赐。有一次,汉明帝到太常府去,在那里放了老师的桌椅,就请老师坐在东边的位置上,又将文武百官都叫来,当场行师生之礼。桓荣每次生病,汉明帝都要派使者前去慰问,往来不绝。后来桓荣病重,上疏谢恩,并请求辞去官职。看到桓荣的上疏后,汉明帝亲自到他家问安,入街口即下车,捧着经书上前,抚摸着桓荣,流着眼泪,赐给他帷帐、衣被等,过了好久才离开。桓荣去世后,汉明帝亲自为他变服,临丧送葬,在首阳山之南赐给了桓荣一座坟茔。


汉明帝以天子之尊为桓荣送葬之事,一时传为尊师的佳话,被许多文人赞美和传颂。


程门立雪  美德传百世
3


《程门立雪》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尊师故事,在中国甚至在世界上都广为流传。宋熙宁九年(1076年),有着“神童”之誉的福建将乐县人杨时一路北上,来到了京师汴梁,因考中了进士,一时名满天下。当时,河南大儒程颢和程颐两兄弟在颍昌讲学,以致“河、洛之士翕然师之”。求学心切的杨时为了能够在程门聆听教诲,于是辞官不做,以师礼拜见了程颢,二人“相得甚欢”,杨时也学到了不少儒家绝学。当杨时准备南下回家时,程颢将他送出很远,并看着他的背影说:“吾道南矣!”四年后,程颢病逝,杨时为他设立灵位,时时哭临,并记挂着远在洛阳的程颐。



 《程门立雪》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尊师故事


宋元丰八年(1085年),神宗病死,哲宗即位,废除了王安石的新法,恢复旧制,并起用守旧派的司马光为宰相,一时间守旧派登上了北宋政治的舞台。而作为守旧派的程颐,得到了司马光和吕公著的提携,被朝廷任命为崇政殿说书,由一介寒士一跃而成为帝师。不久,程颐因卷入洛蜀党争,先是遭贬官免职,后又被放归故里,洛学也不为所重。程颐心情十分郁闷,便归隐洛阳。宋哲宗元祐七年(1092年)的腊月,杨时得知程颐的境遇后,便从将乐县出发,绕道河南河清县,与在此任知县的好友游酢一道前往洛阳探望程颐。时值隆冬,寒风凛凛,杨时和游酢来到洛阳程颐的家,可不巧的是,程颐正好在嵩阳书院讲学。于是,他们又来到了位于登封的嵩阳书院,可当他们到达时,程颐已经离开了。看着天色已晚,他们只好在此住了一夜。第二天拂晓,他们加紧脚步,匆匆返回洛阳,又来到程颐的住处。此时,程颐正在暝坐,为了不打扰先生,杨时和游酢在程颐旁边“侍立不去”。程颐醒来后,看到他们垂手而立,恭敬有加,便说:“贤辈尚在此乎?”因为天色已晚,便请他们在家里休息。等他们出门看时,漫天大雪,而“门外雪深一尺矣”。杨时也因立雪尊师之事被时人所重,后来,“四方之士不远千里从之游”,并称杨时为“龟山先生”。


到了元代,诗人谢应芳有感于此事,便写了一首诗赞曰:“卓彼文靖公,早立程门雪。载道归东南,统绪赖不绝。”杨时载道南归,开创闽派,将二程的学问发扬光大,他也成为一代名儒。明代的福建右参政任正也深感杨时尊师重道,于是写了一首《龟山弦诵》:“立雪程门杨夫子,城阴书室临野水。至今后学仰师模,弦诵八闽声不已”。杨时的事迹被人称颂,成为后世尊敬师长的楷模,正如理学大家朱熹所说:“先生之德,百世所师”。


春蚕吐丝  桃李满天下
4


中国古代有不少尊师重道的故事,也流传下来许多赞美老师的名篇佳句,直到今天还被人们竞相传诵。


罗隐是唐代有名的诗人,他曾写过许多脍炙人口的讽刺诗。唐大中十三年(859年),26岁的罗隐从浙江老家来到了京师长安,准备考取进士。然而,他考了十次都名落孙山,因此他对科举考试十分失望。有一天,心中苦闷的罗隐走到郊外,看到田间人们辛勤劳作的身影,又想到那些不劳而获、尸位素餐的官员,于是写下了七言绝句《蜂》:“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蜜蜂辛苦采蜜,却不知为谁辛苦,意在讽刺的罗隐绝不会想到,这首诗到后来变成了赞美老师的佳作,那一位位辛勤授课的老师就是他笔下不知疲倦的蜜蜂。


裴度是唐代中期著名的宰相,他在文学上主张“不诡其词而词自丽,不异其理而理自新”。裴度是山西闻喜县人,唐贞元五年(789年)考中进士。唐宪宗即位后,裴度官拜中书舍人、御史中丞等职,极力支持宪宗削弱藩镇割据势力。但不久,宰相武元衡被藩镇势力刺杀身亡,裴度也被刺伤。其后裴度接替武元衡为相,率领诸军平定了淮西之乱。裴度坚持与权奸、宦官及藩镇割据势力作斗争,并辅佐宪宗平定了吴元济和李师道之乱,实现了“元和中兴”。他坚持治理国家要任用贤才,为相二十余年间,推荐了李德裕、李宗闵、韩愈等名士,并重用李光颜、李愬等名将,史称其“出入中外,以身系国之安危、时之轻重者二十年”,被时人比作郭子仪。之后,裴度历仕唐穆宗、敬宗、文宗三朝,几次入将拜相,最终官至中书令,因此人们称他为“裴令”。晚年,裴度在东都洛阳生活,与白居易等人诗词唱和。有一次,白居易为裴度写了一首《奉和令公绿野堂种花》:“绿野堂开占物华,路人指道令公家。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绿野堂”就是裴度的堂名,裴度一生任人唯贤,奖掖后学,因此门生故吏遍及天下,正如白居易所说“桃李满天下”。后来,“桃李”也就成了学生的代称。


晚唐时期,著名诗人李商隐写了一首七言律诗《无题》,其中“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后来成为了赞美老师的名句。清代诗人郑燮写过一首《新竹》:“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郑燮就是郑板桥,他用新竹和旧竹比喻师生关系,形象而生动。


“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新花。”古往今来,那些无私奉献的老师们默默耕耘,他们像蜜蜂,他们是旧竹,他们即使变成了落花也不忘变作春泥,为一朵朵新花提供营养。而那些尊敬师长的学生们,更是用行动谱写了一首首尊师的诗篇,传承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邮局发行代码:82-939 联系电话:+86 10 6715 2380 转 0


《北京》周刊是北京唯一官方的外宣刊物,

每周出版中、英文版各一期。

秉承“以新闻的立场挖掘和诠释北京文化,

以文化的视角聚焦和解读北京新闻”的理念,

围绕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策划选题,

并逐步形成了特有的融通中外的中国表述,

传递北京声音,讲述北京故事,塑造北京形象。



……到此并未结束……



~~每天奉上不一样的文化北京盛宴~~



据统计

阅读到此的人

100%都会做的事儿

就是

关注、学习、分享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