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庄子 第十四篇 天运 第一章 · 顺天则治,逆天则凶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一章·顺天则治,逆天则凶


【简注】


天其运乎[1]?地其处乎[2]?日月其争于所乎[3]?孰主张是[4]?孰维纲是[5]?孰居无事推而行是[6]?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7]?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8]?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9]?孰隆施是[10]?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11]?风起北方,一西一东,在上仿惶,孰嘘吸是[12]?孰居无事而披拂是[13]?敢问何故[14]



[1].天其运乎:运:运行。《注》:不运而自行也。《疏》:言天禀阳气,清浮在上,无心运行而自动。

[2].地其处乎:处:静止。《注》:不处而自止也。《疏》:地禀阴气,浊沈在下,亦无心宁静而自止。

[3].日月其争于所乎:争于所:争着返回各自处所。《注》:不争所而自代谢也。《疏》:昼夜照临,出没往来,自然如是。既无情于代谢,岂有心于争处?

[4].孰主张是:孰:谁。主张:主宰。是:《疏》:是者,指斥前文也。言四时八节,云行雨施,复育苍生,亭毒群品,谁为主宰而施张乎?此一句解天运也。

[5].孰维纲是:纲:维系。《注》:皆自尔耳。《疏》:山岳产育,川源流注,包容万物,运载无穷,春生夏长,必无差忒。是谁维持纲纪,故得如斯?此一句解地处也。

[6].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推:推动。《注》:无则无所能推,有则各自有事。然则无事而推行是者,谁乎哉?各自行耳。《疏》:夫日月代谢,星辰朗耀,各有度数,咸由自然。谁安居无事,推算而行之乎?此一句解日月争所。已前三者,并假设疑问,显发幽微。故知皆自尔耳,无物使之然也。

[7].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意:抑,表示推测。意者:或者,下同。机缄jījiān:机关开闭。天地日月运行或许受某种机关控制。机即机关。缄即封闭。《疏》:机,关也。缄,闭也。不得已:在客观条件成熟的时候不得不如此,象征顺其自然、除去成见而感悟“不得已”的大智慧。《疏》:玄冬肃杀,夜宵暗昧,以意亿度,谓有主司关闭,事不得已,致令如此。以理推者,皆自尔也。方地不动,其义亦然也。

[8].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注》:自尔,故不可知也。《疏》:至如青春气发,万物皆生,昼夜开明,六合俱照,气序运转,致兹生育,寻其理趣,无物使然。圆天运行,其义亦尔也。

[9].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注》:二者俱不能相为,各自尔也。《疏》:夫气腾而上,所以为云;云散而下,流润成雨。然推寻始末,皆无攸肇,故知二者,不能相为。

[10].孰隆施是:隆:兴云。施:降雨。《疏》:言谁兴云雨,而洪注滂沱;谁废甘泽,而致兹亢旱也。

[11].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淫乐:古人认为阴阳交和而成云雨,故言淫乐。劝:勉励、助长。《疏》:谁安居无事,自励劝彼,作此淫雨而快乐邪?

[12].风起北方,一西一东,在上仿惶,孰嘘吸是:一西一东:一会儿吹向东,一会儿吹向西。在:传统本作“有”。仿惶:又升上空中盘旋环绕。《疏》:彷徨,回转之貌也。嘘吸:吐气与吸气。《疏》:嘘吸,犹吐纳也。

[13].孰居无事而披拂是:披拂pīfú:吹拂、飘动、鼓动《疏》:披拂,犹扇动也。《疏》:北方阴气,起风之所,故云北方。夫风吹无心,东西任适,或彷徨而居空里,或嘘吸而在山中,拂披升降,略无定准。孰居无事,而为此乎?盖自然也。

[14].敢问何故:《注》:设问所以自尔之故。《疏》:此句总问以前有何意故也


巫咸祒曰[1]:来,吾语女。天有六极五常[2],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3]。九洛之事,治成德备,监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谓“上皇”[4]



[1].巫咸祒zhāo:庄子虚拟的人名。《疏》:巫咸,神巫也,为殷中宗相。祒,名也。

[2].天有六极五常:六极:四方上下六极。《疏》:六极,谓六合,四方、上、下也。五常:土金水木火五行。《疏》:五常,谓五行,金、木、水、火、土,人伦之常性也,至于日月风云,例皆如此。《注》:夫物事之近,或知其故,然寻其原以至乎极,则无故而自尔也。自尔则无所稍问其故也,但当顺之。《疏》:言自然之理,有此六极、五常但当任之,自然具足,何为措意于其间哉?

[3].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注》:夫假学可变,而天性不可逆也。《疏》:夫帝王者,上符天道,下顺苍生,垂拱无为,因循任物,则天下治矣。而逆万国之欢心,乖二仪之和气,所作凶悖,则祸乱生也。

[4].九洛之事,治成德备,监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谓“上皇”:九洛jiǔluò:九畴洛书。陆德明释文:其即谓禹所受之洛书》九类乎。《书·洪范》:“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敍。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极。监照下土:照临天下。《疏》:九洛之事者,九州岛聚落之事也。言王者应天顺物,驭用无心,故致天下太平,人歌击壤。九州岛聚落之地,治定功成,八荒夷狄之邦,道圆德备。既合二仪,复载万物,又齐三景,照临下土。戴:拥戴。“皇:至上之君,即行无为而治的帝王。《注》:顺其自尔故也。《疏》:道合自然,德均造化,故众生乐推而不厌,百姓荷戴而不辞,可谓返朴还淳,上皇之治也。



【串讲·翻译】


本章以自然界的十四问开始,有如“天问”,问题之中藏着答案,进而通过巫咸祒的回答来得出“顺之则治,逆之则凶”的结论。

天体是运行是吗?大地是静止的吗?日月是争着回到各自的处所吗?谁在主宰这些?谁在维系这些?谁闲居无事推动而使其运行吗?或者是有机关控制着使其不得已才这样的吗?或者是其运行起来而不能自行停止吗?云变成雨了吗?雨变成云了吗?是谁在行云降雨?是谁闲居无事为享乐而助长此事吗?风从北方起,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一会儿又上升到空中盘旋,是谁呼吸造成的吗?是谁闲居无事鼓动出来的吗?请问这些是什么原因?

巫咸祒说:来,我告诉你。天有六合五行,帝王顺应六合五行天下就得到治理,违背六合五行就出现灾祸。遵行自然之理,九州大事,功成德备,照临天下,万民拥戴,这就叫“上皇”——至上之君王。


【评述】


本章的要点是“顺天则治,逆天则凶”,“天”就是“六极”、“五常”等。这个结论是通过“天运”、“地处”、“日月争”等自然界的问题而引发开去的。道家特别注重以天道证人道、以人道从天道,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跟屈原的《天问》当属一种方法,不过庄子仅仅就自然现象而问,不像屈原那样“无所不问”。天地运行有其自身的规律,人作为天地中的一员,虽然有所谓的主观能动性,也是很有限的,因此必须尊天、敬天、畏天、则天,替天行道,“顺天则治,逆天则凶”。无为无不为的思想基础就在此,《齐物论》所谓“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与此相类。


【思考题】


你怎样理解“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呢?



杨郁,名凡用,历任中学,中专,大学教师,出版社编辑,编辑部主任等,为中华传统文化资深研究型独立学者,主要著作有《易经新学》,《易经的智慧》,《老子新学》,《庄子全集》等各类若干种。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