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不想要的话,麻烦请你推开我…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夜晚的天空比往日更阴沉几分,磅礴的大倾盆而下,瞬间淋湿了上官香的身体,冰冷的水透过浸湿的衣服,渗入到她的表皮当中,侵蚀她的每一个毛孔,寒冷浸透全身,上官香双手环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微张的嘴唇因为长时间的淋浴所带来的寒冷,也颤抖着,她面色苍白地看着身前紧闭的门,脑袋一片混沌。

  “爸!爸!”

  “咚咚咚”!

  伸出发抖的手,上官香用尽全身的力气敲打着锁紧的门,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那扇门上,被贴了出售的告示,刚放学回来,上官香就被地产中介告知,他们家因为破产,所有的资产都要被收回,包括这幢别墅。

  这是她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充满了童年的回忆,还有关于妈妈的记忆,就这样,在一年不如一年的金融风暴中,他们家没落了,而他的父亲,一向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家里早就处于了亏空的状态,面前维持一个空壳的状态。

  殊不知,上官香的父亲,趁着上官香上学的空档,不声不响地就把房子卖了,而且,仅仅留下了一封信给她。

  万万没想到,她这个什么用处都没有,徒有满腔空洞的热情的父亲,丧心病狂到把她给卖了,还是卖身到豪门。

  记得儿时,上官香的母亲有一个关系很好的闺蜜,年轻的时候,两人还是差不多同时怀孕,当时打趣说指腹为婚,没想到一句玩笑话,竟然被她的父亲拿来当做是换钱的筹码。

  是的,上官香尽管多么地不想要相信这个事实,但现实摆在了面前,不由得她不信。

  在雨中淋了将近半个小时,上官香迟迟不肯离开这个曾经的自己的家门前,哪怕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意识愈发的模糊,她仍然站在门前,敲打着那扇不可能再重新开启的门。

  “香香?你是香香吗?”身后一把温柔的声音传来,混合着嘈杂的雨声传入了上官香的耳中,牟然回首,兴许是身体太过的虚弱,一转头,她的眼前忽然一片黑,还没看清楚从雨中缓缓地朝她走过来的人是谁,身体的力气瞬间被抽空,她直直地往前边的地上倒去。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声,上官香在失去意识之前,感受到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而柔软的怀抱当中,鼻尖还萦绕着馨香的气息,很舒适,很暖心。

  “妈,你带回来的什么人啊?路边的小乞丐?”

  昏昏沉沉中,上官香似乎听到了一把非常不友好的声音,似乎是在评价她,而且语气很是嫌恶。

  奋力地想要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看这个在诽议她的人是谁,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都只能睁开一条细小的眼缝,而且眼前就像蒙上了一块纱,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模糊不清的,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头晕目眩,脑袋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嗡嗡作响的声音让她的脑仁感到十分的疼痛,浑身的不舒适感驱使她不想要想来。

  哼唧了一声,上官香迷迷糊糊地又昏睡了过去。

  “医生!医生快来看看!”

  失去最后的听觉前,上官香再次听到了那把温柔的声音,捕捉到最后一个音节,整个人陷入了无限的混沌当中。

  梦中有一片茉莉花海,放眼望去,广袤无垠,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拂过鼻尖,味道熟悉又舒心。

  站在花海当中,上官香沉醉在这片美丽的花海当中,周围空无一人。

  茉莉花,是上官香的妈妈最喜欢的花,家里也种了几株,可惜现在那些都不是她的了。

  原本沁人心脾的场景,瞬间转化成了阴雨绵绵,跟随着上官香的心情转变。

  低垂眼眸,想起过往,以及就在刚刚所遭遇到的抛弃……上官香的脸色忧愁,悲伤涌上心头,一时间,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

  她从来都是一个倔强坚强的人,成绩优秀,十项全能,大家眼中优越乖巧的淑女,面对困难,不轻易放弃,更不会轻易地掉眼泪。

  可,怎么说她都是一个人,一个孩子,一个小女生,偶尔还是需要柔软地哭泣一下,用哭泣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愉快。

  “不要,不要……”

  昏睡中的上官香似做了噩梦,眉头紧皱,嘴里一直呢喃重复着这两个字,引起了坐在床边陪伴她的慕容夫人的注意。

  “哎呀,这孩子真是可怜,怎么病得那么重啊?”温柔地伸出手来覆上上官香的额头,慕容夫人想要看看她的烧退了没有,谁知刚触碰到她的肌肤,就感受到一股滚烫,连忙把手给拿开。

  “我的天!博博!快叫医生!”吓了一跳的慕容夫人瞪大着一双眼睛盯着双颊明显通红的上官香的脸,赶紧呼唤在隔壁房间的慕容博。

  “妈,别嚷嚷,什么事啊!”被打扰了打游戏的兴致的慕容博不耐烦地推门进来。

  对于自家的慕容夫人前两天忽然带了回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女生之后,整副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对他这个儿子爱理不睬的,让他觉得自己的母亲被抢走了,自己受到的关注也少了,霎时间一股嫉妒萦绕心头,因此对于上官香有一种莫名的敌对。

  “香香发烧了!很烫!快去叫医生!”见到自己儿子一副嫌恶的模样,慕容夫人面色变得严肃起来,这可是关乎到一条人命,不能马虎啊!

  “行啦!”感受到来慕容夫人的不悦,慕容博纵然再不愿意,只能乖乖听话。

  一连几日,慕容夫人都守候在上官香的身边,寸步不离,更加惹起了慕容博的不满。

  在慕容夫人和医生的悉心照料之下,持续高烧不退的上官香终于从昏沉的睡梦中醒来,幽幽地睁开眼睛,首先入目的是一张精致的脸颊,虽看起来年轻,但是岁月的痕迹还是略微地在她的脸上做了修饰。

  “香香,你醒啦?”慕容夫人见到昏睡了好几日的上官香睁开眼睛,顿时松了一口气,露出和蔼的微笑。

  “阿姨,您是?”待脑袋从一片空白慢慢拾回记忆,上官香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奋力地想着也没能在脑海中搜寻关于眼前人的痕迹。

  “哈,你不认识我不奇怪,说起来,我见你的时候,你才那么一丁点儿大。”慕容夫人眉眼中带着笑意,看着上官香的眼中带着亲切和欢喜,一边说着,一边用手给她比划。

  “是吗?”听她这么描述,上官香的第一反应是父母的朋友,于是心中的警惕放松了些许。

  “是啊!可惜好多年没见你妈妈了。哎,这辈子也没机会了,不过所幸还跟你妈妈有个约定。”慕容夫人感叹着,初醒的上官香则认真聆听。

  原来是妈妈的朋友!上官香恍然,然而家里深交的没几个,尽管这么说,她还是没有什么影响,但心底里隐隐感觉接下来听到的是不得了的事情。

  “我啊,跟你妈妈定了个娃娃亲,你呢,就算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就是博博的未婚妻,正好你爸爸把你托付给我,香香,你就先安心住下来吧!”

  一番话,犹如晴天霹雳,上官香微张着嘴巴,视线无焦点地看着前方,思绪飘回到了几天前。

  那是个雷雨交加的放学后时光,忘记带伞的上官香只能淋着雨跑回家,当回到家门口的时候,赫然映入眼底的就是一张售房的昭示贴在门口,塞在信箱里有一封信,上边的笔迹是她父亲的,里边详细地说明了,他和一位朋友借了点前周转和出去打拼,暂时把她托付给那位朋友。

  并且友情提示了一下,信中的朋友,是她未来的婆婆,就是说,她被卖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朋友的家里给人当未婚妻了。

  “等等!”

  正当慕容夫人说得起兴的时候,上官香一抬手,一声吼,阻断了慕容夫人的话,扰乱了她的兴致。

  “阿姨,我非常感谢你能收留我,但是,我跟你又没什么关系,麻烦你终归是不好的。”人前,上官香就是一副淑女的模样,彬彬有礼,落落大方。

  不是她不接受别人的好意,现在她无家可归,有瓦遮头肯定是好,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答应做别人家儿子的未婚妻!况且连面都没见过!

  “香香,以后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就好,不用拘谨。”慕容夫人很是欣赏上官香的性格,大方得体,而且长得不错,越来越符合她儿媳妇的标准,非常心悦她。

  “呃,可是,我……”上官香不想寄人篱下,她不是孤儿,虽然被抛弃,但还是想要去找她的爸爸,和他一起生活。

  “我知道你想什么,你父亲一时半会回不来,你也找不到他。”慕容夫人毕竟是阅历比上官香丰富些,对于她的想法,一目了然。

  “我怕我会打扰到你们的生活。”既然被说破,上官香就不能拿父亲当做借口,于是另辟蹊径。

  性格大大咧咧,坚韧不拔的上官香,她深知在大人面前怎么表现自己,所以站在长辈身前,她总会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淑女模样。

  正是这副模样,欺骗了众人的眼睛,同时讨得长辈们的欢心,慕容夫人也不例外。

  当看到上官香如此的懂事,她眼中含笑,伸出温暖的手轻抚她的脸颊,用温柔的声音说道:“不麻烦也不打扰,你可是我们慕容家未来的儿媳妇。”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慕容博的未婚妻,经过这短短的时间的相处,慕容夫人甚是喜欢。

  一再的拒绝都被慕容夫人给打了回来,上官香脸上的笑容差点儿绷不住了,但意志力以及平时的素养让她勉为其难地坚持了下来。

  “可是……”脑袋飞速的运转着,奋力地还想要找出些什么理由来,但是大病初愈的上官香实在是尽力了,脑力不够用。

  “别可是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们家儿子叫慕容博,你可以叫我慕容夫人或者慕容阿姨,都可以。”不等上官香反驳,慕容夫人兀自地做出了决定,不给她任何的话语权。

  上官香错愣,心中欲哭无泪,却只能以沉默相对,当做哑巴吃了这个黄莲,有苦说不出。

  她还是一个花季的少女,竟然就这么嫁做人妇?上官香可不愿意这么早结婚。

  然而当前她的处境,令她身不由己,权宜之计,就是在慕容家待着先,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提出离开,又或者,悄悄地走。

  “我会跟你安排一个仆人照顾你,放心在这儿住下吧!我还有事,之后你就和博博好好相处吧!”撂下这句话,慕容夫人起身离开了房间,留下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上官香一人。

  不一会儿,合上的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女生,面带羞涩,步伐迟疑,战战兢兢地迈着小步子走到了上官香的面前。

  “公主,你好,我是你的仆人,我叫小桃。”女仆向上官香弯身行礼,羞涩地做自我介绍。

  公主?这是什么玩意的称呼?被这过分二次元的名字给弄得迷糊了,上官香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小桃。

  迟迟等不到上官香开口,害羞的小桃装起胆子来抬头看向她,正好撞上了她的眼睛,又慌忙地低下头去。

  “公主,你有什么吩咐吗?小桃都可以帮你完成。”看不清上官香的表情是晴是暗,小桃抓紧自己身前的裙子衣摆,用温柔似水的声音轻声询问。

  “我没什么吩咐,就像休息一下,你先下去吧!”躲不过卖身到豪门的命运,慕容夫人的强烈挽留,上官香清楚自己只能够去适应这里的生活。

  “是。”小桃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房间。

  “等等。”忽然想到了什么,上官香喊住了一只脚迈出了门口的小桃。

  听见呼唤,小桃又把脚收了回来,重新走到了上官香的面前,依然是温柔的声音,语气中没有一点儿的不耐烦:“公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我就想问问,慕容夫人还在吗?”上官香记得方才慕容夫人好像说过,她要跟一个叫什么慕容博的人一起生活,那人好像是她被指腹为婚的对象,一直处于震惊当中的上官香没有仔细听,只好询问一下。

title:第三章 排斥感(测试用,上线前删掉)

  “夫人刚刚已经坐直升飞机回到国外的工作点了。”小桃没有一丝怠慢,如实相告。

  什……什么!闻言,上官香再度错愣,没料到慕容夫人的动作倒是挺快的。

  “那,这屋里还住着谁?”自己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她素未谋面过,必须先了解了解情况。

  “还有少爷。”小桃不假思索地回答着,因身为慕容家的仆人,称呼上习惯了少爷前少爷后,所以当自己回答了上官香的问题时,并没有觉得不妥。

  “少爷?是一个叫慕容博的家伙吗?”不知为何,素未谋面,上官香却对这个只有名字的未婚夫有一种巨大的排斥感。

  或许是因为莫名其妙地被逼婚,又或许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没能从被抛弃的阴影中反应过来。

  “是,是的。”对于上官香如此称呼慕容博为家伙,小桃有些意外,目瞪口呆地呆呆看了上官香几秒,而后愣愣地点了点头。

  “他为人怎么样?好不好相处?”这点才是关键,如果是个好说话的人,上官香想着或许可以跟他谈谈怎么互不干涉的问题。

  “啊?少爷,少爷挺好的啊!”想起关于慕容博的种种,小桃更加发愣了,但听夫人说眼前的女生是慕容博未婚妻,所以她不能让少爷的未婚妻失望,可她词汇匮乏,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

  “挺好的?”看着她一脸迟疑地回答了她的话,上官香眉头微皱,略带怀疑地盯着她看。

  “是,是啊!”小桃结结巴巴地回了一声,为了不给看出破绽,她重重地点了点头,想让上官香信服她所说的话。

  可惜上官香是何人?她的观察能里可是超强的,不然也不会懂得什么时候该好好伪装,不懂得说话的小桃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个微妙的心虚表情她都看在眼里,心里隐隐猜测,这个慕容博肯定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主。

  小桃的面色紧张,眼神躲闪,估计是害怕自己被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一直不敢看上官香。

  望着她如此模样,上官香心里轻叹了一口气,决定还是不拆穿。

  脸上露出微微一笑,上官香用亲切温柔的声音吩咐道:“小桃你先下去吧!我刚病好,身体还是有点儿虚,想多休息一会儿。”

  “是的,公主。”小桃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应该没被拆穿,连忙告辞了一句,转身推门离开。

  重新躺回到床上,上官香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怎么才能够在这儿生活下去?而且她完全没有信心和那个慕容博相处起来?尽管她非常懂得怎么表现自己,处理人际关系。

  还有,她上学的时期怎么办?病倒了这几天,学校也没去,病假也没请,不知道会不会损坏老师心目中的形象?

  乱七八糟的想法集聚在脑海中,身体还处于虚弱状态的她,烧了几天脑力也不够用了,慢慢地,眼皮变得沉重起来,眨巴了几下,意识逐渐丧失,再度陷入了睡梦当中。

  再醒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昏昏沉沉地睁开朦胧的眼睛,上官香一脸懵逼地观察了四周一圈,意识一分一秒地缓了过来,又重新回忆起过去的事情,陌生的环境让她不再怀疑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叩叩叩”!

  敲门声将魂游四海的上官香的思绪勾了回来,茫然地转过头去看向被开启的门,小桃瘦小的身影缓缓地走了进来。

  “公主,到时间吃饭了,楼下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下去吃吗?还是让小桃给你拿上来?”顾忌着上官香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小桃贴心地给她选择。

  “不用,我睡了一天挺好的,有衣服吗?我想换身衣服再下去?”发烧出了一身大汗,身上都是黏黏腻腻的,今天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天,脑子里又装了许多的烦恼事,自然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

  现在想起要吃饭,才注意到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微风从窗口的缝隙里吹进来,拂过她的身体,带来一股微微的凉意。

  “公主,衣服都在衣柜里,要小桃伺候你换吗?”说罢,小桃望着衣柜的方向走去,伸手准备打开衣柜帮上官香换衣服。

  “不!不用!”上官香立刻出声阻止了小桃。

  虽然说她现在落魄了,但是曾经也算是上流贵族,然而尽管是上流,家里也没有佣人伺候得那么到位。

  一向独立的上官香不喜欢这忽然之间改变的生活方式,被人像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里伺候着,让她感到浑身不舒适。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