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座谈会部分专家发言摘录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陈建文(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主要任务是,要传递弘扬中华人文传统和中华美学精神以及中华民族的核心思想理念,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生活中延续下去,影响和引导人民群众的生活。实施这个工程首先要立足于经典,立足于当今的文化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化自信,如果没有来自民间的、鲜活的、经典的东西作为保障,文化自信就没有源头活水。因此,尽管已有“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这样的成果,中央还同意由中国文联牵头实施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并作为整个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鲜明的思想意图。大系出版工程首先要确保经典性,遴选出民间文学各个门类当中的经典作品,成为供人们学习研究的范本;其次要有科学性,要通过专家甄别筛选出符合中华人文精神的民间文学作品,要在国家层面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我们将集思广益,做好顶层设计,列出具体标准,明确操作规范,全力以赴做好这项重大的文化工程。


冯骥才(中国民协名誉主席):

中国5000多年农耕文明形成的口头文学非常深厚璀璨,直接表达了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是我们民族的审美理想、价值取向的形象表达和最佳载体。在国家层面大力实施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中国文联、中国民协责无旁贷。大系出版工程和我们目前正在不断深化的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标的不一样,执行标准也不一样。数字化工程目前已形成近20亿字的资料,它的一级分类为九类,包括史诗、长诗、神话、传说、故事、谚语、歌谣、说唱、小戏。毫无疑问,大系应该是选本,我国文学史上第一本民间文学《诗经》就是选本, “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也是选本,选本的标准是什么?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对于要传之后世的出版物来说,分类必须科学,选择必须要精当,文字上必须严格,这都是非常难的。我们要按照出版要求,重新制定标准,统一评定甄选,这是一个全新的工作。我们可以号召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让他们亲近自己的民间文学,更能达到文化的传承。


刘锡诚(中国文联研究员):

中国民协作为以民间文学搜集研究保护为主要业务指向的专业社团,承担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是党中央和国务院赋予的光荣任务。大系应是自“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起至2025年止历年搜集采录的民间文学作品的总汇,可参考赵家璧主编、丁景唐、王蒙和王元化先后主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与周扬顾问、陈荒煤总主编、冯牧、李庚副总主编《中国新文艺大系》的分辑原则。按民间文学体裁,可设置如下分卷:(1)神话传说卷,(2)民间故事卷,(3)歌谣卷,(4)叙事诗卷,(5)史诗卷,(6)民间小戏卷,(7)谚语俗语卷,(8)宝卷卷,(9)谜语灯谜卷,(10)调查报告卷,(11)理论建设卷,(12)民间文学运动与论争卷。要适时成立全国总编委会,设立总主编,副总主编,各卷主编负责编辑工作,同时设立总编委会办公室负责实际执行普查和编纂工作。


杨亮才(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原社长):

以中央的名义对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印发文件,这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说明党和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作为一个普通的民间文艺工作者,我感到非常受鼓舞。文件中提到的不少项目是属于中国民协的工作范围,作为中国民协的一名老同志,我感到特别亲切。我们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没有理由不好好干。我们一定要在中国文联党组领导下,撸起袖子加油干,组织好全国的民间文艺工作者,举全国之力,把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做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我建议出版工程可以从民间民族史诗开始,这样影响一定很大。


朝戈金(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所所长):

我建议出版工程不仅是纸质出版还必须包括电子版这样比较新型的样态,与原来的数字化工程也有所衔接。民间文学是汪洋大海,如何体现审美趋向、历史积淀与文化要素,选本的意义很重要。以藏族史诗《格萨尔》为例,现在藏族大大小小各种地方的本子,不同演唱艺人的本子,藏文的加起来超过一百种。蒙古“格萨尔”也是如此。有外国人最初着手搜集的一百多年前的本子,今天认为是学术上的经典,能否印到我们的大系中?建议中国文联和中国民协尽快成立总编纂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把边界划清楚,主要问题弄清楚,就会事半功倍。不要试图做一个完美的民间文学大系,只能说今天的认识水平,学界反思的水平,搜集资料的水平,誊写和翻译的水平,在这个大系中得到了大致的反映,这才是务实的态度。


曹保明(中国民协顾问):

第一要成立资料梳理组。把中国民协过去60多年留存的大量原始资料做统一整理、分类和录入工作。第二要成立田野考察组,设置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卷。2017年起,中小学地方课程教材中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以1931年东北白山黑水直面法西斯的侵略作为抗日战争的开端,是科学的。大系出版工程要承担起重新书写中国历史和世界文化的重要作用,不光要把传统的东西重新整理,还一定要有新的抗战卷,这也是整体工程的亮点。这两组齐头并进,必须在头一年拿出点样板来,找一些选题,责任到人。


万建中(中国民协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第一个建议,大系出版工程应该设计两种版本,一个是文字的,一个是音像的。只是书面文字,不足以全面反映民间文学的现实状态,有了音像资料,很多民间艺人表演的声调、神态和形体与现场的语境,可以得到全息保存。第二个建议,要强调原创性的文献,大系要尽量避免重复出版,应该着眼于那些没有正式出版的民间文学作品。第三个建议,要充分利用已经完成的第一期数字化工程的成果。比如,能不能把县卷本列为第一批出版成果?第四个建议,要充分发挥地方民协的作用,通过这个工程在民间文学队伍建设方面发挥强大的作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才有可持续发展的后劲。


陈泳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大系必须注重两个特性:一是经典性。貌似除了四大爱情传说,民间文学没有多少经典故事了。经典都是打造出来的,不是自然生成的,口头文学遗产数字化工程搞得很好,可以一边不断完善,一边充分利用,比如召集专家圈定几个故事类型,呈现已有的典型作品,并且附上相关历史文献、民俗调查等。二是科学性。许多学者都有专门的定点调查,他们手里有相当多的科学记录本,数据库里面还没有囊括,一般来说其科学性比大范围的普查质量高得多。


林继富(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出版工程不是孤立的,应该跟其他文化工程联系和对接起来,对以前民间文学工作当中的一些遗漏,可以借助这次大系出版工程来弥补缺憾,填补空白。比如,过去在三套集成的工作中,传承人讲述的过程、讲述的历史,也就是民间传承史、生活史记录得很少,大系在这方面应该有所弥补,至少对健在的重要传承人做个人生活史的记录,这样读者就能在文学大系里看到人的活动以及传统生活方式如何演变发展的过程。

安德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我一直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中国民间文学缺乏像《格林童话》一样的经典著作呢?出版工程的实施,应该是一个契机,让我们能够在以往大量调查成果之上,从选本工作入手,编写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符合中国传统文化要义的民间文学经典大系,为国家文化建设作出切切实实的贡献。我们要认真思考大系出版工程与“民间文学三套集成”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有什么样的异同,大系是在“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基础上的精编还是补充?对于调查我认为应该采取以点带面的形式,而不是大规模地铺开,因为这种撒网式的调查,其实是对以往工作的重复,而且也可能达不到“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时期的效果。我建议调查应该选择重要的一些点来进行,针对重要的民间文学作品来展开,作为一个补充性的工作。此外,可以以音像的形式呈现表演者的表演过程,这恰好体现的是他在生活情境和具体语境当中进行演示的口头传统。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