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纫佩轩诗词草》吕景蕙撰【内有高清pdf资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呂景蕙《紉佩軒詩詞草》

民國二十三年(1934)鉛印本

  • 《紉佩軒詩詞草》一卷,呂景蕙撰,民國二十三年(1934)鉛印本。國家圖書館、浙江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等有藏。集首有趙尊嶽序,末有景蕙妹雪儔跋。


呂景蕙(1873前後—1924前後),字若蘇,號璇友,江蘇陽湖人(今屬常州)。十五歲時已擅長詩、文、詞。二十四歲適同里趙苕卿為室。里居時曾於女校教讀并設帳授徒。後隨兄嫂旅居海上,賃廡設塾,遠近稱之。


常州為清代詞學淵藪,迨至中葉張惠言出,倡“意內言外”之旨,一時之間,宗風大盛,蔚成常州詞派,但“易求海上瓊枝樹,難得閨中錦字書”,古代社會中女性文人從來就是異數,偶然出世,即廣受文人學士好評。呂景蕙作為擅長文學的女性,生長詞鄉,幼承兄訓,早擅才名。其作膾炙士林之口,入選金武祥《毗陵閨秀詩文集》。



    買陂塘  奉題粟香世丈先生冰泉倡和集,即依酬穀盦元韻

展瑤編、詩人循吏,披吟如挹風度。蒼梧幾輩留陳跡,空憶當年煙樹。尋墜緒。仗丹荔,黃蕉渲染新題句。泉清亭古。算石甃銀牀,漫郎去後,賸有蘚痕補。

江鄉好,偶為莼鱸小住。前遊歷歷堪據。費他多少才人筆,繪出南荒風土。微哦處。怎一樣,詞壇此便金湯固。墨花試舞。看珠玉前頭,箏琶細響,也耍雜宮羽。

 

    高陽臺  伯兄聽雨不寐元韻,與仲兄和之

靜夜簾櫳,薄寒庭院,羅衣不耐更深。乍斷還連,料應灑遍花陰。孰教清漏添如許,一聲聲冷透詩心。到天明,無限廉纖,無限蕭森。

偶然試寫巴山句,奈頻番剪燭,苦未成吟。卻憶橫塘,荷衣零落難禁。小樓曾祝春無恙,潤蒼苔舊徑堪尋。恨殘更,儘力將愁,壓上羅衾。

 

    浪淘沙 春夜聽雨

雨滴漏聲殘。夢冷闌干。釀花天氣意闌珊。敲碎愁心渾不管,兀是潺潺。

寂寞小屏山。煙水瀰漫。杏花風裏捲簾看。底事重棉猶料峭,乍暖還寒。

 

    滿庭芳  春暮送玉泉妹赴湘潭

南浦歌殘,河橋煙冷,綠波時盪寒雲。遠山如黛,翠影落芳樽。最是長亭倦柳,一絲絲、識就離痕。凝眸處,漫天煙絮,似我惜餘春。

銷魂。芳草路、夢隨帆遠,愁共詩新。任揀花開遍,搖落江濱。此後潮回湘水,秋風起、可憶鱸蓴。人去也,幾聲柔櫓,寂寞倚黃昏。

 

    百子令  題望杏樓誌痛編

文星驚墮,問前身是否,玉樓仙吏。慧業幾生脩得到,紅杏日邊曾倚。江夏方黃,東吳擬陸,衹覺輸英氣。崢嶸如此,聰明何竟遭忌。

堪痛劍氣沈埋,珠光黯澹,寂寂杉齋閉。墨瀋淋漓雲變化,誰道神龍見尾。嬴博城遙,望思臺古,一掬西河淚。樓高休上,秋魂一片無際。

 

    滿庭芳  詠并頭蘭與外子分韻

幽谷分香,晴皋儼色,亭亭顧影無儔。籠煙泣露,雙穗燦枝頭。秀絕清芳共抱,問凡艷、慢鬭風流。長相伴,同心連理,應不替花愁。

凝眸。低亞處、苞齊碧暈,跗并紅柔。願此花常好,芳醑濃浮。乞得輕綃珍護,簾波靜、莫上銀鉤。南陔畔,好隨萱草,盡日詠忘憂。

 

    摸魚兒  初夏病中寄外

聽者番、重門寂寂,涼蟾一片任護。厭聞蓮漏聲聲急,況又語鈴如訴。縈別緒。便寫盡,鵝箋難盡相思句。愁懷似煑。正旅館鐙昏,深閨夢遠,幾陣黃昏雨。

迢迢路,屈指歸期恐誤。金錢遙卜無據。病魂已覺東風惡,忍見亂紅飛絮。閒凝佇。怎纔下心頭,又上儂眉嫵。短長亭樹。想攀徧柔條,歌殘金縷,漸覺風塵苦。

 

    買陂  冬夜寄懷泰州凝秋表妹

記當年、艫聲帆影,驪歌淒惻南浦。霜天月落空江冷,最憶長淮煙樹往歲曾寓清淮,距今八載矣。縈別緒。把尺幅瓊箋,題徧懷人句。離情幾許。正病怯餘寒,風喧敗葉,寂寞掩朱戶。

疎欄外,一片涼蟾任護。數聲歸雁斜度。夢魂欲趁江潮去,無奈曉鐘催曙。凝望處。料一樣冰奩,照盡愁眉嫵。何事重晤。待刻窗西,評詩硯北,同話聯牀雨。驥子按:“待刻”、“窗西”間疑脫一字,與下首貂裘換酒“問何時、夜窗刻燭,清吟還再”互參,當為“燭”字。

 

    貂裘換酒  和伯兄都門消寒之作即依原韻

朋舊微佳會。羨豪遊、輕狂俊賞,上林春醉。莽莽燕雲風雪地,飲似長鯨吸海。只雷岸,離懷未墜。寒雨薶愁愁刬月,撫鏡鸞瘦損青蛾改。飛綠蟻,烹銀膾。

故園梅萼依然在。問何時、夜窗刻燭,清吟還再。悟徹浮生如夢霧,著我艱辛卅載。況春日,鶯花無賴。回首關山應悵望,隔雲泥遙灑西風淚。千里外,鄉心碎。

 

    百子令  題同音集

縹緗一卷,似驪珠、顆顆夜光飛吐。鮑謝家風傳誦久,頒到鸞箋快覩。鏤月縫雲,搓香團雪,絕唱蘭亭句。玉臺人物,瑤清月姊應妬。

曾記畫舫笙歌,衣香鬢影,半面微波注去秋舟次曾晤芳徽,距今一載矣。疇昔湖山供點筆,雅稱詞壇高據聞在武林與諸名媛有詩社之會。結社評花,褰裾鬭草,疎竹芳梅侶。霓裳同詠,棣花集又重譜。

 

    賀新涼  題醉瞑芍藥圖

夢冷銀屏悄。倩誰描、琴心眉語,鎖窗深窈。紅雨一簾春曣晼,猛被翠鶯驚覺。但鎮日,黛蛾慵掃。花氣微涼人淺醉,賺東風彈指情天曉。芳意歇,墜歡渺。

紅綃淚濕青樽老。更文園、詩魔酒病,拚將懊惱。只有畫圖聊解事,省識鬢雲鬆裊。悵婪尾,餘香空繞。鈿約釵盟今已誤,賸吳綾半幅相思稿。刬不盡,卷葹草。

 

    買陂塘  暮秋晚眺

悵秋光、年年易老,霜花又飄繡幄。平蕪草沒斜陽道,隱約青山一角。凝愁目。看瘦菊,如人也怕西風惡。愁隨欄曲。正葉響空階,蟲吟暗壁,冷蜨抱香宿。

登臨處,最是晚煙漠漠。歸鴉幾點相續。蘆花吹盡砧聲急,忍令歲華輕逐。憐搖落。把一抹、秋容收入雲箋幅。何時願足。待覓徧奇峰,攜來樽酒,翠袖倚寒竹。

 

    臺城路  歲暮有感兼懷大兄

綺窗斜透蕭疎影,東風暗吹情緒。眉月窺人,鬟雲壓夢,賸有春魂如絮。淒迷雲樹。歎草草華年,流光難駐。無地埋憂,愁心還逐逝波去。

空庭幾番延佇。雁行天際遠,寒峭如許。薄霧欺煙,棲鴉啼月,點點離痕凝聚。惱人風雨。看憔悴青蛾,鏡鸞慵舞。小立回闌,夜深翠袖護。

 

    貂裘換酒  庚子暮春,薄遊約園,歸後感賦

蟾影晴波側。照分明、千秋青史,一池碧血。夾水長虹明鏡在,極目迷離遺跡。看踠地,垂楊如織。詞卷長留忠憤氣約園主人有詞數卷,今已付梓,弔荒邱擁翠亭邊月園有擁翠亭,自兵燹後,僅存陳跡。風颯颯,聲嗚咽。

重興賴有閨中傑。歷艱辛、肩扶畫棟,手攙殘碣今約園主人矢志恢復,葺屋數楹,數易寒暑,始覩厥成。蒼翠山光輸粉本,罨盡游絲千尺。正花妥,蜨慵時節。我願攜鋤供汲掃,結芳鄰待伴幽人窟。春雨細,曉煙濕。

 

    菩薩蠻  題費屺懷夫人秋窗論畫兩闋

文紗靜掩屏山曲。蘆簾紙閣人如玉。牙管一雙鐫。秋燈注畫筌。

百城同坐擁。福慧前生種。此地即瑯環。聯吟且閉關。

金題玉躞搜羅徧。明窗對勘霜毫靚。舊館署盟鷗。重登秋水樓。

才名趙平聲館亞。我欲低頭拜。私淑在錢塘。重添一瓣香蕙於近代閨媛最仰錢塘汪小蘊夫人

 

    蝶戀花  寄外

隱約紅窗銀押護。嗁破簾櫳,恨煞黃鶯語。燕子啣將新恨去。萬千心事憑誰訴。

舊約榴花芳訊誤來詞有“榴花照眼,同泛香醪”之句。待卜歸期,試把金錢數。記得銀蟾雙照處。團圞兩字心頭鑄。

 

    蝶戀花  秋夜寄外

微雨簾波清夢濕。斷續蟲聲,枕畔和愁說。一片濃霜寒杵急。黃昏人怨秋閨別。

紅豆慢拈心似結。寸寸相思,倂入眉峰窄。緘得瑤函和淚摺。不情最是團圞月。

 

    蝶戀花  送外

窣地簾波春晝午。楊柳無情,綠徧長亭樹。已覺離懷如亂絮。那堪鶗鴂催人去。

莫向金尊傾綠醑。癡立花前,襟袖沾紅雨。欲話愁心還又住。明朝便是天涯路。

 

    買陂塘  秋夜寄懷伯兄滬上

甚蕭條、西風容易,吟魂一片無據。井梧搖落楓江冷,幾點歸鴉斜度。閒凝佇叶仄。記刻燭宵深,題徧池塘句。商聲幾許。正黃葉敲愁,疏簾織夢,寂寞渭城樹。

關心處,最是砌蛩絮語。和將清漏如訴。蓴香鱸美江鄉味,憶否故園鷗鷺。牽別緒。賸一抹,秋容認取山眉嫵。聽琴海嶼。待商略扁舟,淞波煙月,同話茜窗語。

 

    貂裘換酒  病中即事寄呈伯兄

簾押深深護。認宵來、玉蟾影亞,金猊香炷。瞥眼韶華如過客,贏得病魔幾許。只一點,離痕難訴。回首春申江上月,最關心花萼樓深處。聯詠地,應重遇。

迷離蜨夢渾無主。怎禁他、風憔月悴,鶯欺燕妬。別有情懷愁未了,付與落花飛絮。賸宛轉,柔腸千縷。倚徧屏山凝望久,大雷書喜報蘭芽吐時伯兄得子旬日矣。欣入手,雙魚素。

 

    百子令  秋夜寄懷伯兄

涼颷起矣,漸西風、吹老半庭秋色。一片離情無著處,付與寒蟬嗚咽。霜葉凝愁,秋花織恨,無賴清砧急。商聲漸警,簾波纔上纖月。

最是雷岸書歸,開緘無恙,喜溢眉峰碧。料得客中羈旅味,彼此天涯惜別。零落荷裳,淒迷雲樹,此景何堪說。幾時共醉,玉梅先逗消息。

 

    金縷曲  題緯青遺集

一覽遺珠玉。認前身、瑤華宮裏,芳名萼綠。生本蓮胎遭小劫,偶向塵寰託足。況自古,清才妨福。鏤月裁雲今已矣,讀回環我欲為君哭。泡影散,曇花落。

殘編零縑傷心曲。仗仙才、輯成蘭稿,纏綿盈幅。粲出生花微妙筆,心與浮雲相逐。問聲調,大家誰續。綠竹疎梅同色相,墮秋魂一夜罡風惡。人世事,原棋局。

 

    菩薩蠻  樓中晚眺

晚鴉幾點捎雲濕。朔風陣陣吹殘雪。清影入窗紗。呼童煮雪花。

疏林棲暝色。一抹炊煙碧。莫倚曲闌干。臨風增慕寒。

 

    金縷曲  題錢夢龜詩集

展卷披吟處。競相看、毫端活現,詩人綺緒。詠絮清才應有幾,誰料而今重覩。更寫出,大家風度。乞得瑤草珍錦篋,滌塵氛勝讀蘭成賦。鐙影韻,穗千縷。

思君試寫停雲句。聽歸鴉、叫殘涼月,紅凝楓樹。曲曲屏山遙徙倚,咫尺萍蹤待訴。把心事,濃題絹素。放眼蘭閨誰作者,歎浮生一例皆塵土。容拜倒,詩壇主。

 

    卜算子  足疾纏綿,欲歸不得,悵然于懷,口占小詞一闋呈兩兄斧正

暑去晚涼生,酒醒人無寐。待向紗櫥覓夢還,墻角蟲聲碎。

慢怨雨和風,花落人憔悴。剪剪輕寒薄袂生,點滴離人淚。

 

    滿庭芳

頰暈潮紅,眉消煙翠,盈盈素靨含顰。拈花無力,依約困嬌雲。生就韋娘風度,行歌杳、顧曲何人。回眸處,雙渦微現,一枕印春痕。

殷勤。頻記取、紅箋淚瀉,誰寄溫存。恨年年柳色,不解傷春。最是背鐙軟倚,相思字、譜入瑤笙。瓊筵畔,春情一掬,不語總銷魂。

 

    滿庭芳  清明

草碧裙腰,花凝人面,綠陰深處春濃。香塵十里,軟襯踏青驄。垂柳千條空裊,盼長堤、目斷東風。最好是,韶光三月,乳燕話簾櫳。

分明。曾記得、聲聲杜宇,已是春中。看依依倦蜨,還比人慵。惆悵鶯花漸老,更何堪、別意惶忪大兄時將北上。儘流連,粘天飛絮,漫逐夕陽紅。

 

    滿江紅  讀岳武穆王傳

一代孤臣,空遺得、千秋勁節。憑弔處、青山不老,暮雲萬疊。志吸強金軍百萬,胸吞洛水濤千尺。向長天,遙望北雲飛,增淒切。

今古恨,何從說。千載下,傳忠穴。歎中原王氣,黯然銷滅。回首滄桑幾更換,傷心世事今非昔。聽墓門,林表杜鵑啼,聲聲血。

 

    菩薩蠻  夏夜即事四闋

綠陰滿院中庭白。碧池流水蟬聲歇。露挹五銖輕。窺窗月轉明。

寒蛩何嗚咽。不語凝愁立。倚徧玉蘭干。涼螢逗薄紈。

水晶簾掛纖纖月。明星搖漾銀河側。一枕臥松風。綠窗殘夢濃。

玉爐香乍燼。燈閃蛾飛影。幾陣晚風涼。芰荷盡日香。

參差竹影橫塘立。蕉陰飛上琉璃格。石枕竹匡牀。南華蝶夢涼。

瑤階清露冷。憔悴嫌鸞鏡。不覺月痕西。暗香上翠微。

思親夢繞關山月。迢迢泉路慈容隔。往事不堪思。低徊淚欲滋。

燭花搖素影。極目淒涼景。難覓返魂香。寸心怎報償。

 

    高陽臺  詠螢

扇影搖紅,苔痕綠焰,光微度簾旌。薄舞輕飛,依稀墮落殘星。瑤階濕露冷冷白,點芳塘、砌畔初停。照分明,幾處書燈,幾陣蛩鳴。

隋宮九跡休重省,省荒臺堤冷,煙銷餘青。無限低徊,燐伊身世浮萍。閒情擬托寒蟬訴,奈寒蟬不飄零驥子按,“寒蟬”後疑脫一字。逗衣輕,半壁墻陰,一曲圍屏。

 

    滿江紅  中秋

蟾影波光,渾疑是,瑤宮銀闕。舉眼望,星河不動,水天一色。萬里樓臺涵碧水,一鉤簾幙搖紅月。步虛廊,清露正潺潺,雲鬟濕。

千古鏡,無明滅。人世事,有圓缺。問姮娥仙府,可容人識。金粟光凝香霧滿,玉壺朗照冰輪徹。原良宵,莫促漏聲殘,娛今夕。

 

    金縷曲  玉蝶梅

洗盡凝脂跡。怎無言、孤山斜倚,一枝清絕。冷艷寒容誰得似,豈共凡葩鬭色。料偶被,罡風吹謫。乞得盈盈瑤闋種,琑窗前疑是玲瓏月。鴻雁過,聲淒切。

江城試探春消息。記當時、壽陽粧就,輸他清格。翠袖寒生人獨倚,莫使東風輕別。只素蝶,前生,綠酒釀愁未去驥子按,此處脫三字,望長天夢斷羅浮隔。多少事,付橫笛。

 

    金縷曲  春光明媚,肝病纏綿,偶作小詞,以志懷感

綠瘦蒼苔院。晝沉沉、狂花飛撲,重簾休捲。花妥蜨慵人意懶,底事離懷蕭索。正曉睡,被鶯驚逐。藥鼎爐煙今已慣,最難禁愁損雙蛾綠。思往事,總悵觸。

病魂不奈東風惡。忍聽他、幾聲歸燕,此心似繭。料得深宵煙雨後,花底酒香如昨。可知否,有人愁獨。欲向茜窗尋短夢,怕夢魂不到深閨曲。殘月裏,曉風落。驥子按,此詞韻有誤。





在錄入的時候可能會有個別錯字、少字、句讀失誤之類的問題,歡迎大家指正,蟹蟹大家~




 領書方式 

1、關注“稼軒後進”公眾號。

2、回復“呂景蕙”或“紉佩軒詩詞草”。



 民國詞選錄  點擊以下鏈接查看


王渭 《花周集》

俞平伯 《古槐書屋詞》

馮煦 《蒿盦詞賸》

唐圭璋 《南雲小稿》

沈澤棠《懺盦詞鈔》

朱庸齋《分春館詞》

張仲炘《瞻園詞續》

俞陛雲《樂靜詞》



 引玉集 

瞿士雅《引玉集·卷一》

瞿士雅《引玉集·卷二》



剪剪輕寒薄袂生,點滴離人淚。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