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另一场战争(四)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另一场战争(四)

渴望救助的人们

琼恩·雪诺    作者: 米亚

琼恩的成长历程很值得回味。其中他做了一个让守夜人军团承担莫大风险的决定——派曼斯雷德去救他的妹妹。在琼恩线的最后马丁才揭示了这一决定的后果——导致琼恩垮台的私生子之信(又译“野种之信”或“粉红之信”,下同)。


但从曼斯行动到其后果出现期间,琼恩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管理着绝境长城。总的来说,琼恩表现出了非凡的领导能力和远见卓识。他给野人“皮革”和前男妓纱丁安排了合适的位置,以此表明他希望守夜人能更顺应时势;为抵御异鬼,他加固了不少守夜人已经废弃的城堡,并进行了许多重要且实用的战略准备;他还从铁金库获得了一笔至关重要的贷款;最重要的是,他促成了与托蒙德的野人之间的和平,此举不仅消除了野人的威胁,也让守夜人的力量数倍增长。在这个章节中,三千野人通过了绝境长城,加入到长城以南的守夜人军团,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也标志着琼恩领导力的巅峰。尽管之后会面临一个困难的融合过程,也还有许多未尽的工作,但是相比《冰雨的风暴》中守夜人的处境,琼恩无疑已经获益颇丰。


美中不足的是,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因为内心的英雄主义驱使着他去帮助陷于危难之人,琼恩又不断地选择拿这些所得去冒险。


穿插其上,琼恩面临两个棘手的道德难题,都关于他是否应该使用其权力来保护无辜者的生命:首先,亚丽·卡史塔克来到长城寻求庇护;其次,艰难屯难民的形势日益严峻。在这两种情况下,琼恩都没有选择袖手旁观,不顾自己的介入可能会危及守夜人更重要的使命,而是承担了巨大的风险来帮助他人。


私生子之信在琼恩孤注一掷之前宣判了他的死刑,但我相信马丁所写必有理由,这展现了琼恩如何在其英雄主义和高尚之心的指引下,去承担更大的风险,而这又是琼恩作为领导者的最大弱点,他的阿格硫斯之踵。当一个无辜的人身处危难而琼恩认为自己有能力去相救时,他将挺身而出,即使这样会置整个守夜人军团于危险之中。随着不断的冒险,他也渐渐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一个险境中的北境女孩

《列王的纷争》

“她吓坏了,她向我求助。”

“琼恩,世界如此辽阔,到处都有求助的人。其中有的人,或许该鼓起勇气,自己拯救自己。”

章24,琼恩III 

《魔龙的狂舞》

亚丽抓着琼恩的黑斗篷,跪在他面前,“你是我唯一的希望,雪诺大人。以你父亲之名,我请求你保护我。”

章45,琼恩IX

下一个被马丁推到琼恩面前的无辜者是一个我们素未谋面的女孩——亚丽·卡史塔克,为了逃避她奸诈的叔叔阿诺夫和克雷根设计的联姻,她逃到了长城:

《魔龙的狂舞》

“我哥一死,卡霍城就归我所有,而我叔祖想侵占我的继承权。等我给克雷根生下孩子,他们就不需要我了。要知道,他已己害死两个老婆。”

章45,琼恩IX

亚丽的恳请中反复强调琼恩的继承权和他的父亲。琼恩真的已经心属守夜人了吗?

《魔龙的狂舞》

“——琼恩·雪诺。”女孩把辫子甩到脑后,“我们两家同出一脉,荣辱与共。听我说,表亲….”

“….除了投奔艾德·史塔克最后的子嗣,我真是无处可去。”

“….你是我唯一的希望,雪诺大人。以你父亲之名,我请求你保护我。”

章45,琼恩IX

(回想《冰雨的风暴》中,琼恩在拒绝杀死老人之前也想起了他的父亲。)这里也将亚丽和艾莉亚进行了数次比较:

《魔龙的狂舞》

她看起来真像艾莉亚,琼恩想,尽管面黄肌瘦,发色却是相同,还有眼睛的颜色….

….她使劲抹眼泪,动作像极了艾莉亚,

章45,琼恩IX

言外之意是琼恩既然能帮艾莉亚,那这个困境中的长得很像艾丽娅的女孩又有什么不同呢?是英雄就会这么做的,不是吗?当一个少女正被人所害身处险境,英雄会去帮助她的。奈德也会的,不是吗?


卡史塔克和瑟恩的婚姻——琼恩的决定


此前,为了救曼斯的孩子,琼恩制定了一个秘密计划;为了帮助史坦尼斯,琼恩私底下给过他建议;为了救“艾莉亚”,琼恩也采取了秘密行动。所有这些干预都是秘密的。虽然这些对琼恩和守夜人军团来说都存在潜在的风险,虽然他本可以让自己和史坦尼斯保持更大的距离,但到此琼恩的行为至少还给自己留有推诿的机会,也基本保持着守夜人的中立立场。


但突然之间,随着亚丽的到来,琼恩的做法完全改变了。

《魔龙的狂舞》

“何人将献出她?”梅丽珊卓问。“我。”琼恩说,“卡史塔克家族的亚丽来此成婚。她不仅是长大成熟、有了月事的女人,更是嫡亲所生、血统纯正。”他最后挤了一下女孩的手,转身回到众人之间。

“何人要迎娶她?”梅丽珊卓道。“我,”赛贡拍拍胸口,“瑟恩的马格拿。”

章50,琼恩X

结婚庆典很美好。守夜人,野人,后党人士和高山部落领袖共同欢庆琼恩在绝境长城建立的新世界。琼恩一直在考虑如何安置瑟恩人,和亚丽的联姻巧妙的解决了这个难题;亚丽叔叔们的阴谋邪恶且不合法,琼恩的插手似乎已经将其拨乱反正,将来如果卡霍城被己方势力占领,守夜人也许还能捞到些好处。


看起来确实是个很妙的计划……如果你不去考虑其中风险的话。


琼恩已经(1)囚禁了一个波顿家族的重要支持者;(2)为一个北境贵族女孩和一个野人战士安排了一场联姻;(3)派亚丽和她新的野人军队去夺取一个北境城堡。这些近乎荒谬的挑衅和非常的政治手腕,对一位守夜人总司令来说无疑是破天荒的。如果波顿赢了,琼恩和守夜人必定会遭到报复。且不说波顿家族,其他本来暗中怀有同情的北境领主们也会对此十分震惊。事实上,在之前的章节中,琼恩曾经建议史坦尼斯不要采取这种非常做法,其理由如下:

《魔龙的狂舞》

“陛下,要疏远我父亲的封臣们的话,没有比把北方人的堡垒给予南方领主更直接的办法了!” …琼恩决定还是不要在此事上纠缠。“陛下,有人说您还打算把城堡封给叮当衫和瑟恩的马格拿,并授予他们领主身份。”

章4,琼恩I

《魔龙的狂舞》

“…用曼斯·雷德的头骨来饮酒或许能哄莫尔斯·安柏开心,但他不会同意野人经过他的领地。自黎明之纪元以来,自由民一直在掠袭安柏家族,横渡海豹湾抢夺金子、羊群和女人,受害者包括鸦食的亲生女儿。陛下,把野人留下吧,带上他们只会激怒我父亲的封臣。”

章18,琼恩IV 

一场联姻足以打破这种偏见吗?又或者许多北境贵族会认同克雷根的做法?

《魔龙的狂舞》

“你竟把一位出身高贵的女士送上肮脏的野蛮人的床。”

章50,琼恩X

在绝境长城,琼恩的野人收编计划迄今进行得非常顺利。但当他开始安排联姻并分派他无权处置的城堡时,他正不断走向危险的深渊。不管你是否认为这是严格意义上的背誓,守夜人“不干涉”传统的存在是有理由的——防止王国内愤怒领主的报复。而琼恩的做法无疑是自取其咎。


如上所述,如果说之前琼恩对王国事务的介入仅仅是浅尝即止的话,这次联姻的安排则是一个巨大决裂,因为这次他做的是如此的明目张胆。如果琼恩仅仅是想救亚丽,他完全可将其藏身长车楼,并告诉克雷根她从未来过。相反,他做得更彻底——对于她受到的不公,他是如此的愤怒,所以他决定去修正它,并把本该属于她的城堡还给她。这表明琼恩越来越希望用自己的权力、自己的手段去重塑北境局势,他甚至想到该如何处决克雷根,并强烈的想要保留“我安排的一切”。

《魔龙的狂舞》

我该砍下他的头送给亚丽夫人和马格拿做结婚礼物,琼恩心想,但只能想想。守夜人在王国纷争里是不偏不倚的,已经有人说他给了史坦尼斯太多帮助。砍了这白痴,他们会说我处决北方人好把土地送给野人;放了他,他则会全力破坏我为亚丽夫人和马格拿安排的联姻。琼恩很想知道父亲会怎样做,叔叔会如何应付此事。但艾德·史塔克已死,班杨·史塔克消失在长城外。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

章50,琼恩X

琼恩这时更像是北境之王而不是守夜人的总司令。此处,他训斥克雷根违背了北境的继承法:

《魔龙的狂舞》

“亚丽是我的。”尽管年过五十,他投入冰牢前仍身强力壮,只不过现下被寒气消磨了生机,显得僵硬虚弱。“我父亲大人——”

“你父亲是代理城主,并非领主。他无权指婚。”

“我父亲。阿尔夫。卡霍城伯爵。”

无论根据哪里的律法,儿子的继承权都在叔祖之前。…女儿也比叔祖优先。若她哥哥死了,卡霍城便属于亚丽夫人。她已嫁给赛贡,瑟恩的马格拿。”

章50,琼恩X

琼恩的说法无疑是正确的——阿诺夫和克雷根的阴谋的确无耻。但我再次想起了莫尔蒙说过的话:

《列王的纷争》

“我们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来塑造这个世界,这并非我们的目的,咱们守夜人军团的职责只是战斗。”

另一场战斗,是啊,我必须谨记。

章24,琼恩III

琼恩对亚丽的干涉,是琼恩试图“按自己的想法来塑造这个世界”的形象表现。再一次,当琼恩看到无辜的人受到不公,他是如此的愤怒并决定使用自己的权力进行干预。但他如此公开公然的做法,却将守夜人和他自己为更大的使命所做的准备置于了空前的危机中。


即使曼斯的任务能完成得更好,或者琼恩的秘密介入没有暴露,波顿家族也不可能对如此公开的篡权行为视而不见。虽然我们还不能知道这个决定的后果,我相信马丁对琼恩是多么渴望“按自己的想法来纠正这个世界”的描述,主要目的是来判定琼恩的命运。如果波顿家族赢了,他将在劫难逃。


成千险境中的人——艰难屯


琼恩的最后一章主要在讲他对于艰难屯的决定,那里有六千野人难民。艰难屯的形势仍是琼恩最棘手的道德困境。如果行动成功,则潜在的人道主义收益将是空前的,即琼恩将从根本上解救了所有人,但守夜人面对的代价和风险也同样是空前的。最后一章开篇就描写了一场严峻的争论。

《魔龙的狂舞》

“让他们自生自灭。”赛丽丝王后道。

不出琼恩·雪诺所料,这位王后从不让人失望。但这仍令他备受打击。“陛下,”他顽固地说,“几千人在艰难屯忍饥挨饿。其中很多女人——”

“——还有孩子,是的,很可怜。”王后把女儿拽近了一些,亲吻脸颊。没被灰鳞病侵蚀的那边脸,琼恩没放过这细节。“我当然为小家伙们感到遗憾,但不能因此失去理智。我们没有多余的食物,他们又太小,帮不了我夫君打仗。他们最好是在光明中重生。”

换言之,不闻不问。

章70,琼恩XIII

琼恩面临的痛苦的道德选择始终贯穿卷五,艰难屯的情势则是其极致体现。关于那里的难民们,琼恩必须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可以“不闻不问”?是否可以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又或者,冒着守夜人应对异鬼能力会大大削弱的风险,他也应该做些什么?


在数章之前初次获悉难民的困境时,琼恩内心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出于英雄本能,他急切的想要去保护无辜的生命:

《魔龙的狂舞》

琼恩握剑的手开开合合。“卡特·派克的划桨船偶尔会经过艰难屯。他说那里除了洞穴,再无栖身之处。他的手下管那些洞叫‘尖啸窟’,鼹鼠妈妈和她的信徒会冻饿而死,成百、成千地死。”

“成千的敌人,成千的野人。”

成千的人,琼恩心想,男人,女人,孩子

章40,琼恩VIII 

对波文·马尔锡和守夜人中其他抱有怀疑的人,琼恩进行了颇有实据的辩论:

《魔龙的狂舞》

他怒火中烧,开口时却冷静如冰。“你是真瞎还是装瞎?依你之见,如果他们都变成死人,会发生什么?”

乌鸦在门上嘀咕:“死人,死人,死人。”

“让我告诉你会发生什么。”琼恩说,“死人会站起来,变成蓝眼黑手的尸鬼,成百上千的尸鬼,成百上千地涌向我们。”他站起来,右手手指开开合合,“你们可以走了。”

章40,琼恩VIII

这是唯一一次琼恩提及艰难屯行动的战略利益——可以防止大批尸鬼的出现。但稍后我会证明为什么说这个理由并不是很有说服力。到此为止我们足以观察到,琼恩内心从未真正考虑过这个理由,甚至从未再次将它公开说出来。琼恩一直反复考虑和主张的是保护无辜生命——尤其是妇女和儿童——的重要性,这才是在这个问题上驱动他做出决定的真正原因。


在随后的章节中,琼恩和铁金库协商贷款事宜并获得了三艘船,从而让东海望的舰队增至十一艘。显然琼恩想尽快将每一艘船派往东海望,甚至在考虑是否要亲自去:

《魔龙的狂舞》

十一艘船远远不够,但再拖下去,艰难屯的自由民估计等不到救援。要么即刻起航,要么干脆别去。还有,鼹鼠妈妈和她的信徒是否绝望到愿将性命交于守夜人之手呢?……

…琼恩往椅子上一靠,打个哈欠,伸着懒腰。明天,他要草拟给卡特·派克的命令。十一艘船驶往艰难屯,尽可能多带人回来,女人和孩子优先。该起航了。我是亲自去,还是让卡特负责?


章45,琼恩IX 

最后他决定让派克去。暴风雨使行动推迟了一段时间,但舰队还是很快出发了:

《魔龙的狂舞》

今日风平浪静,十一艘船趁早潮航往艰难屯。三艘布拉佛斯船、三艘里斯船、一艘潘托斯船、一艘伊班捕鲸船和三艘我们自己的船。有两艘里斯船完全是强撑着出海,很可能我们淹死的野人会比救回来的多,大人。我们带了二十只乌鸦和哈慕恩学士,会及时送回报告。我在“利爪号”上指挥,“黑鸟号”的“老破烂”是副指挥,葛兰登爵士留守东海望。

章50,琼恩X

稍后会见托蒙德时,我们再次看到琼恩显露出的高尚情怀,他真切的关注着难民的境况,并盼望着行动能够顺利进行。

《魔龙的狂舞》

琼恩还发现了疾病的迹象,这令他感到无法言说的焦虑。连托蒙德的人都病饿交加,跟随鼹鼠妈妈去艰难屯的几千人会是什么光景?卡特·派克很快会到达那里。若顺风顺水,他的舰队甚至已尽可能塞满自由民,向东海望返航了。

章54,琼恩XI

到了琼恩的下个章节,很明显他的美梦没能成真,相反的,行动实际上已经一败涂地——派克他们陷入了远超出琼恩预想的危险境地,甚至失去了远航的能力。

《魔龙的狂舞》

已至艰难屯,还剩六艘船。恶浪滔天。“黑鸟号”全军覆没,两艘里斯船在斯凯恩岛搁浅,“利爪号”进水。形势严峻。野人吃自己的死者。森林中有死物。布拉佛斯船长只愿载女人和孩子。女巫指责我们是奴隶贩子。抢夺“暴鸦号”的企图被击退,六名船员和许多野人死亡。还剩八只渡鸦。水中也有死物。海上狂风肆虐,请求陆路支援。“利爪号”上口述,哈穆恩学士执笔。

下面是卡特·派克张扬的签名。“大人,情况很糟?”克莱达斯问。“糟透了。”森林中有死物。水中也有死物。十一艘船起航,还剩六艘。琼恩·雪诺卷起羊皮纸,眉头深锁。长夜将至,他心想,我从今赶赴战场。

章59,琼恩XII

艰难屯行动——琼恩的决定


在《魔龙的狂舞》里琼恩最终章的开篇,他决定亲自带队对艰难屯开展一次大型的陆路营救行动。

《魔龙的狂舞》

王后鼻孔一张。“你还是要去艰难屯,我从你脸上看出来了。我说,让他们自生自灭,你却固执己见,非要坚持疯狂的愚行。” …

…琼恩却开心不起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打算亲自带队。”

“真勇敢,”王后说,“我们同意了。毫无疑问,日后会有吟游诗人为你谱一首感人肺腑的歌,而我们也可以找一位更审慎的总司令。”

章70,琼恩XIII

托蒙德承诺的八十名战士,最后只给了五十名。尽管后勤补给也极具挑战性,琼恩仍考虑派遣一百到一千名守夜人,这再一次表明了他保护无辜者的迫切心情。

《魔龙的狂舞》

“无所谓,托蒙德和我们自己的人就够了。”或许足够前去。但琼恩·雪诺真正忧心的是回程,届时会被几千名病饿交迫的自由民拖慢脚步。移动速度比结冻的河流还慢。几无还手之力。森林中有死物。水中也有死物。“多少人算够?”他质问皮革,“一百人?两百人?五百人?一千人?”多带人还是少带人?轻骑简从能迅速赶到艰难屯……但光有剑没食物有何用?鼹鼠妈妈的人已开始吃死者。想喂饱他们,必须带上板车和篷车,还要牲畜来拉车——马、牛、狗。这样又谈何迅速通过森林呢?只怕慢如龟爬。

章70,琼恩XIII

试图让马尔锡和亚威克为行动做后援遭拒后,琼恩和托蒙德会面进行行动规划,此时却收到了私生子之信,他只好放弃亲自带队前往艰难屯的安排。之后,在盾牌厅的重要演讲中,琼恩决定由托蒙德带队前往艰难屯,而琼恩决定交给他的守夜人数目是“要多少给多少”。

《魔龙的狂舞》

“但恐怕我现在分身乏术。这支队伍改由你们熟悉的巨人克星托蒙德领导,我承诺,他需要多少人我就给他多少人。…守夜人去艰难屯”

章70,琼恩XIII

当然,这次营救或许永远无法成行。但琼恩的抉择对其作为领导者的成长仍然极具意义,也强调了迄今琼恩成长线的主题。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战略角度看,艰难屯行动是非常愚蠢的,更甚的是为了保护无辜的人,琼恩选择让守夜人军团承担巨大的风险。即使没有私生子之信,这已足够判定琼恩的命运。


综上所述,这次行动有个潜在的收益,即:如果行动成功,被异鬼变成尸鬼的尸体将会减少数千具。(同时,从长远角度看,随着自由民元气的恢复,守夜人的力量也会得到一定的补充。)但琼恩从未在心中虑及这些所得,并且只在第一次时公开的表达过,所以我不认为他自己真的相信这个理由。他心里明白这在本质上纯粹是一次人道主义行动。但是,与这个可能的战略收益形成对比的是,至少有五个理由证明他的计划是一个十足糟糕的战略安排:

  1. 绝境长城的存在让防守事半功倍:书中一再表明,在长城上防守可以达到以一敌百的效果。所以仅仅是将数百人从一个易守难攻的位置转移到一个陌生又易受攻击的位置上,就将使守夜人的力量遭到极大削弱,这就足够质疑这次行动是否值得执行。这同时也揭露了琼恩强烈的希望去阻止艰难屯的难民们变成尸鬼的论据是缺乏说服力的。我们假设在绝境长城上的一人抵得上地面的五十人(保守估计),那么六千名尸鬼战力仅仅等同于一百二十名守夜人。而琼恩竟然考虑要带将近一千人离开绝境长城,并将他们带到最容易受到攻击、最无法起作用的地方。最后,他还给托蒙德一个空头支票说他可以带走他需要的尽可能多的人——这是多么愚蠢。

  2. 以往的游骑行动都没有成功:不论队伍大小,守夜人近期的游骑巡逻效果都不是那么的鼓舞人心。莫尔蒙的远征是灾难性的,损耗了三分之一的守夜人力量和更多的人才储备。较小规模的如威玛·罗伊斯小队,班扬·史塔克小队,以及琼恩在《魔龙的狂舞》中派出去的九人小团队都没有回来。从以往的这些经验判断,任何北出长城的行动都有极高的团灭风险。

  3. 已知的形势极端严峻:琼恩将整支舰队派往艰难屯是有一定合理性的,至少此时行动还有可能顺利进行。但是派克送回的信已经表明了真实情形是何等残酷凶险:随时可能暴动的队伍,不配合的野人,不确定的天气,以及来自陆地和海上的“死物”。

  4. 完成行动的后勤补给也极其不易:如上所述,等待琼恩去营救和补给的是“滚滚人流”。让六千人都能吃上饭,这不仅要求人力,还要足够多的食物、板车和拉车的牲畜。

  5. 绝境长城需要琼恩:即使以上理由都不成立,琼恩决定亲自带队也是毫无道理的。他已经在绝境长城开创了一个极不稳定的新局面。就像丹妮在弥林领悟到的那样:建立一个稳定的和平非常困难,并且需要人来长期维持。这个章节就说到了赛丽丝的人图谋与野人联姻,并重申波文·马尔锡一派对野人毫不信任。目前据我们所知,琼恩还没有推荐任何继任者,如果此次行动令他无法坐镇长城甚至死亡,琼恩无法确保绝境长城不会因此而自毁。


意外收获-梅丽姗卓:并非她多么可靠或值得信赖,但必要时,如果琼恩出于某些原因需要快刀斩乱麻时,红袍女的预言或可参考。

《魔龙的狂舞》

“赛丽丝这次是对的,雪诺大人,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你救不了他们。你的船——”

“还剩六艘,大半都在。”

“你的船没了。全军覆灭。一个人都回不来。我在圣火中看见的。”

“你的圣火会撒谎。”

章70,琼恩XIII

这些问题都被琼恩无视了。事实上他从未认真权衡艰难屯行动是否值得执行。他只是强烈的觉得值得去做,所以他这样做了。这仍是他的英雄本能作祟:有人身处危难,必须要有人去搭救他们,不论代价如何。当赛丽丝和马尔锡持反对意见时,琼恩一定在蔑视他们。但是当他站在道德制高点评判他们的时候,当他无法袖手旁观无辜者死去的时候,琼恩忘记了他的唯一职责——保护整个人类。如果失败了,他将后继无人。


综上所述,卡史塔克的婚礼确定了如果波顿家族赢,则琼恩注定失败;艰难屯行动则表明,即使史坦尼斯赢,琼恩也很可能要失败。两种结果都说明,琼恩迫切希望动用其权力去救助无辜者的行为,正威胁和摧毁着他在绝境长城所建立的一切,也危害到了他为面对异鬼所做的所有准备。

本期翻译

 
 

豆腐哥: 伪球迷 冰火萌新

 

本期校对

 
 

芒果哥: 酒馆天使投资人

 

美工设计

 
 

米亚: 冰火涂鸦者 囧粉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