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开采新闻 >李豫大屋——新兴“清代官宅之典范”,满满的新兴古韵!

李豫大屋——新兴“清代官宅之典范”,满满的新兴古韵!

发布日期:2021-09-15 11:25:10 来源:新兴人

“甘家书房李家屋”这是清代新兴地方上流传的一句经典民谚。

意指新兴县城南外村的两处建筑——甘家书房与李家大屋,在当时的新兴县内是最气派最有代表性的私人建筑,是“高大上”的象征。

图为南外村甘氏家族古建筑


“李家大屋”的建造者——李豫


新兴南外村人杰地灵,历代群贤辈出,李豫就是其中的一位。


据《新兴县志》记载:李豫,字素诚,号立亭,是新兴县城南外村人。23岁那年,获得清雍正乙卯(1735年)拨贡,先在广西浔州府任经历一职,后调任广西凌云县县丞,护理西林县事。任满后,升湖北省房县知县。李豫在任房县知县期间,深感百姓疾苦,去除秕政,锄豪强,扶贫弱。在房县任职的七年间,房县人民深感其政德,官声很好。


房县知县任满后,再调湖北江陵县知县,又升云南潼关抚民同知。后相继出任云南同州府、丽江府知府,实授东川府知府。后来负责调运铸造钱币的铜进京,因为任务完成得好,被朝廷记以大功。


南外村今貌,新旧建筑相交辉映


【历史回顾】


当时,有莽贼跳梁作乱,时局一下子四处混乱,缅役继起,一下子各处军事纷繁,军需粮饷运输维艰。李豫便承办莽案军需,继兼办普洱军粮,往来于永昌军务局者三年,其做的事情大多做得很称职,完成了运输军饷的任务。当时刚好云南上生灾荒,李豫循着运道一路免除了百姓缴纳赋税,还拿出自己的俸禄钱给灾民度过难关。有一次郡城遭遇大火,城内居民一无所有,李豫急民众之所急,自己捐出俸禄的同时上动捐款赈灾,使民众万余人存活。因其政绩突出,乾隆皇帝特加道衔,任逸东迤西分巡道,调任驿盐道兼摄广南府事。旋又兼任浙江顺宁、开化二府事。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告老还乡,回到故里南外村,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在家逝世,享年77岁。


古代京城专门用来运输的官船


李家大屋——被誉为新兴“清代官宅之典范”



李豫退居在南外村的时间达十六年之久。在南外期间,他耗巨资兴建了规模宏大的李家宅第镬耳屋建筑群。整片建筑群座落于在南外村的西南边,分别由光仪大夫第、嘉议大夫第等数座大屋构成。因其山墙状似镬耳,故称“镬耳屋”。过去李家大屋四周有围墙,既独立成间又连成一体,建筑规模极为豪华庞大。


在清代的新兴,李豫大屋与附近的甘家书房一起被世人誉为“甘家书房李家屋”,毫不夸张地说,在当时可谓是“土豪”的象征了。因此李豫大屋也被现代某些研究学者誉为“新兴清代官宅之典范”!


李家大屋现存仅有的一间“前座屋”


由于时代的变迁,

李家大屋遭受拆的拆、改建的改建,

整体建筑被改造得面目全非。


座屋”大门局部,墙体全以花岗岩精砌而成,在新兴县内的古民居当中极为罕见


古时,从房屋镬耳和屋顶的规模大小、选材是否讲究,装饰是否堂皇,可以窥看出这家主人级别的高低,是否有权势和财力。一座大屋的文物价值,也首先看屋顶镬耳的大小,镬耳的形状。像官帽的两只纱翅,纱翅越大,官的品级就越高。


李家大屋中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双排“镬耳”,此景今已成为新兴古民居的标志

李家大屋象征着官帽的两只“镬耳”,有“独占鳌头”之意,华丽瓦顶龙船脊和“镬耳”,装潢细致入微,清晰可见的瓦中雕刻,花鸟虫鱼,寓意吉祥。两边用青砖垒起的镬耳风火墙,比一般瓦屋墙坚固许多。镬耳状建筑具有防火,通风性能良好等特点,所以这道墙也叫做封火山墙。火灾时,高耸的山墙可阻止火势蔓延和侵入;有风吹动时,山墙可挡风入巷道,进而通过门、窗流入屋内。


高大的“镬耳墙”

大屋的屋顶,铺两至三层瓦,最底一层叫“衬瓦”,平铺,上面一至两层瓦,按水流方向叠铺,排列像鱼鳞。多层瓦的铺作,必然就增加了镬耳屋的重量,所以,承重的桁条要密。镬耳屋的正梁,用特别粗壮的原木做成,涂上红颜色。上正梁,是大件事,要为它簪花挂红,已示隆重和吉庆。正梁还要承载正脊的重量,镬耳屋都塑正脊,一般等级塑龙船脊,两端尖细上翘,规格高的塑博古脊,两端像家庭摆设古玩的架。美观、稳重,中间灰塑吉祥图案。镬耳屋不用一字脊,因为一字脊太普通了,只有两面坡硬山顶的普通民居才用。


尖细上翘,造型独特的塑博古脊


镬耳屋与镬耳屋之间的巷道

李豫身为清朝的朝廷官员,在清朝时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背景下,无疑,他的家境应该是相当殷实,因此李家大屋建筑所用材料十分讲究,而且造工精细。如在镬耳屋的大门口看到,所用的青砖是经过打磨后的青砖,若非大富之家,是用不起的;大屋两边屋檐下有精美的叶子状灰雕,美仑美涣,堪称精品。又如从大屋的门框等木质用品可见到,用料大多是名贵的材质,如花梨、坤甸之类,大门上有雕花艺术效果,虽历经风雨,还保存原好。屋顶上两边的镬耳,其结构从檐口至顶端用两排瓦筒压顶,处理收口的工艺很是讲究。

屋檐下精美的叶子状灰雕

镬耳大屋一般用大块石头砌成地基和墙裙,以防潮避水,明代多用红砂岩,清代多用花岗岩或水磨青石。难得一见的是,在李家大屋,竟然在基座与墙体之间,有精美的石垫片,这在新兴其它地方的大屋建筑中是少见的,这也是整座建筑比较独特的地方之一。


大屋基座与花岗岩墙体之间嵌有工艺精湛的石垫片


李豫镬耳大屋的建筑格局以新兴人俗称的“连扯三座”为主,一座屋的屋顶中有四个镬耳,面积相当可以。可惜现在已间隔为多间,或李豫的后代子孙居住或出租给别人。屋内中间为大厅,两侧为居室,屋前天井,两旁为廊,除了正中的大门外,右廊还开有小门与巷道连接,左廊多作厨房。一般是长辈住内深高处,晚辈和佣人住外院和偏院低处,形成一种高低尊卑的等级氛围。

李家大屋中相对比较高大的后座屋


在镬耳屋之间的巷道中仰天长望

李家大屋侧面别有一番风味


单个的镬耳屋固然堂皇美观,但最能体现其气势的是镬耳屋群。

据老一辈人说,当时现在的大南路体育中心外的街道上,八十年代未建有房屋时,在公路边往西边看过去,李家镬耳大屋连片而成,十分壮观。可以想像得出,傍晚时分,连片的镬耳群在二十四山晚霞作为背景的映衬下,那种扑面而来的慑人气魄和艺术冲击力一定会让人深深震撼,那不时涌现的古老镬耳屋构成一条条充满美感的天际线,它的强烈动感与周围呆板的建筑不同,让人仿佛体味到,那是一种凝固音符。


远眺李家大屋建筑群,新旧建筑交相辉映。

今已很难一窥整片气派的镬耳屋建筑群

不由得为时代变迁旧城改造的形势感到唏嘘

李家大屋中被拆除的墙砖

李家大镬耳屋是清代中后期建造的,到了清末、民国时期,西风东渐,就很少有人建镬耳屋了。站在昔日的“大户人家”屋前,当你看到大屋夹杂在现代的民居中,遥想当年大屋主人的风光气派,你会感叹于时光的流逝!这些大屋无论当年再怎么辉煌,又怎么敌得过岁月的流逝呢?如今门庭依旧,人已非!

与李家大屋相邻的清代古民居

门楼正面


门楼上精致的灰雕

屋檐下精美的蝠鼠灰雕,蝠鼠在古代民间有“福”的寓意


素材来源:新兴的大街小巷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下载掌上新兴,了解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