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开采新闻 >《三尸语》番外 第15章

《三尸语》番外 第15章

发布日期:2022-01-21 10:12:18 来源:洛小阳

‘牵鬼上剑’,是鞋匠一脉的匠术,是从陈有信老爷子留下来的书籍里找到的,我个人自然是看不明白的,但是张哈子是专业的。所以我把其中的关键念给他听之后,他一开始还很是不屑,不过我没在意,而是在他面前比划了几下,并且把我的动作说给他听,他在摸了几遍我的动作之后,一脚就把我踹在地上,然后在我面前摆了一个‘牵鬼上剑’的动作,虽然时间很短暂,不过我还是记下来了。

  

当时张哈子摆这个动作之前,就给我比划了一个上指苍天、下指大地的动作,所以在‘转山’里面的时候,看到他比划这个动作,我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看得懂的手势。

  

但就算如此,我还是没有把握,毕竟匠术这东西,靠的还是一个长年累月的积累和练习。像张哈子之前使出的扎千刀,就是他苦练多年的本领,以至于把他的眼睛都练小了。所以我并没有并不确定我一定会成功,只是我已经无计可施,只能破釜沉舟的试一下。

  

我跑井边之后,就站在张哈子的身前,弯腰左手拇指、食指、中指三指以‘三指定关’的手法扣在张哈子的左手腕上,然后以小指挑起红线,慢慢站直身子,小指同时滑动让红线慢慢升高,最后让红线和井口同高、与地面平行。

  

这样一来,红线就刚好从张哈子的身前正中升起,然后越过他的头顶正中,和他身后的那口井相连,

  

做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千万不能咽唾沫),然后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伸进嘴里,把那枚铜钱夹出来,立刻悬在张哈子的头顶上,然后弯曲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让铜钱的侧面与地面和红线都垂直,再把右手的食指和尾指搭在红线上,让铜钱在红线的正下方。切记,到这里之后,右手就不能在再动,剩下的就交给左手和时间。

  

我左手慢慢的拉扯红线,红线从我的右手食指和尾指滑过。我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着。我记得张哈子当时摆完这个动作之后,就对我讲过,这个匠术讲究的是一个感觉。

  

我当时追问他是这感觉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就收势,什么话都不说了。我不知道张哈子要是知道我有一天会用上这个匠术,他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好好教我,反正我现在是后悔的要死,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多逼问几句,这样一来,我也不至于这么手足无措。

  

我左手慢慢的拉扯红线,每拉扯一寸,我就感觉我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一样,这种感觉很真实,完全不像是幻觉。整个红线拉扯还不到七寸,我就感觉我的精气神都快要耗尽了。而且,现在尽管是晚上,但我后背和脸上的汗早已经汇成了一条小河。

  

有汗水流进我的眼睛,蛰的我眼泪都出来了,可就算如此,我的双手还是不能离开现在的位置,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就白做了。

  

我不得不眯着眼睛,双手尽力不去动弹,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信心越来越少。按照道理来说,在红线往回拉扯十八寸之后,张哈子无论如何都应该醒了,要是没醒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我失败了!

  

而就在我以为快要失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一阵阴风出来,那种感觉和以前我遇到的阴风不同----这是一种你虽然知道它是阴风,但它绝对不会对你有伤害的那一种。如果你没有亲自体会过,你绝对想象不到这种感觉该怎么用言语去形容。

  

我想,张哈子说的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他当初之所以不告诉我,不是因为他不想说,而是因为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感受到这股阴风,我立刻张开眼、松开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铜钱落下,正好砸在张哈子脑袋上的天灵盖上。

  

与此同时,我轻喝一句,吒!

  

然后脱下鞋子,拍了一下张哈子的后脑勺。这一鞋拔子下去,我看见张哈子猛然‘哈’的一声大吸了一口气,然后剧烈咳嗽,就好像是溺水了一样。好一阵之后,张哈子才算是平静下来,叫了我一声。

  

我开心的应了一声,结果张哈子这王八蛋在听清楚我的方位后,二话不说,一个扫堂腿把我撂倒,张口就骂,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你敢不敢再慢一点?一个‘牵鬼上剑’你就搞啷个久,这次进西藏,老子迟早死到你手里头!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见张哈子醒了,心里很是高兴,但是嘴上却不依不饶的反骂他,你好意思怪我?以前是哪个不肯教我匠术的?不过还好我天赋过人,第一次用就没用错,否则你还能坐在这里骂我?

  

张哈子听到我这话,抬腿就要踢我,被早有警惕的我躲开,他也没继续追着我打,而是问我,你醒来滴时候发现么子异常没?

  

我点点头,讲,除了神龛上有三炷香之外,其他没得异常。

  

我想,如果之前张哈子讲的没错,那些雾气都是烟的话,那么,那个在神龛上插这三炷香的人,就是给我们下套的人。

  

我以为我分析的天衣无缝,但是张哈子却一脸嫌弃的‘看’着我,对我讲,你啷个不蠢死起?哪个给你讲那些‘雾气’是给我们下滴套?哪个又给你讲烧香滴人就是我们滴对手?

  

我十分疑惑的讲,难道不是迈?

  

张哈子冷哼一声,讲,要不是这个人给我们烧香,我们两个早死老!

  

听到这里,我感觉我再一次被弄糊涂了。之前不是张哈子自己说,纸车、雾气、烟都是为‘转山’服务的吗?如果没有这些雾气阻挡我们的视线,我们怎么可能会被困在山里出不来?现在你张哈子竟然说这些雾气的目的不是这个,那它的目的到底是啥?

  

张哈子讲,给我们两个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什么拖延时间?

  

他和以往一样,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我,讲,哈挫挫,我问你,我们两个到转山里头滴时候是么子状态?

  

我讲,阴人状态。

  

他讲,对头,就是阴人。对方‘转山’都搞得出来,你觉得,他要搞两个阴人哈不简单迈?那为么子我们两个可以道理头转一天都没得事?难道你哈没想明白?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既然我们两个是阴人状态,那对匠人来说最好下手不过。而且,众所周知,阴人离体时间越长,就越虚弱,意识会逐渐消失,可我们两个在里面不仅没有变的怎么虚弱,反而还能找到出来的方法,这本身就已经不正常了。

  

而让这一切都变得不正常的,便是这三柱清香散发出来的青烟!

  

是这些烟,护住了我和张哈子!

  

张哈子讲,阳人吃五谷杂粮,阴人食百家烟火,就是因为有这三炷香供到我们两个,我们才跑得出来。再讲老,哈挫挫,要不是这些烟到转山里头挡住老对方滴视线,那我们两个滴一举一动都暴露到对方滴眼里,你自己讲,我们哈啷个跑的出来!?

  

听到这里,我才终于明白,原来在那个‘转山’里面,竟然还有别的匠术在帮我们!只是,这个人是谁?他(她)为什么要帮我们?

  

张哈子却讲,哈挫挫,莫高兴滴太早,我们受老他滴烟火,受老他滴因,到时候自然要承担他滴果,因是好因,果是不是好果,就不一定老。

  

张哈子话音刚落,我和他同时听到一声清脆且熟悉的声音:小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