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上一世她失去了一切,重生一世的她以复仇为目标,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直至遇见了他……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快,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身后的追击声越来越近,人们口中喊出的字眼仿佛已经到达了耳边。公输冉不敢回头,只能认准了一条路不要命的跑。


她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逃跑了,但是这次却是她跑的最远的一次。


“孩子,不要着急,母亲很快就带你离开这里,等我们出去,我们离开这些人,我们母子两个啊——”


公输冉一只手扶着四周可以扶的草木,一只手扶着已经开始变得愈加疼痛的已经凸起的小腹,脚下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在地,摔倒时两只手紧紧地护住了肚子。


原本身后的人就已经马上就要追上来了,这一摔倒,后面的人几乎是很快就围了上来。公输冉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被一棒子又打了回去。


“贱.人,还敢跑!”


一个青年男子上前狠狠一棒子落下,骂道:“贱.货,你还敢跑,给你脸不要脸!”


公输冉一个女人,如何能比得过男人?更何况是好几个男人,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护住自己的肚子。


她这一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家人都被奸.人陷害,家中所有的一切都被人尽数夺去,她好不容易在家中仆人的拼死保护下逃了出来,却被人.贩.子抓住卖进了山村里。


她恨那些抢夺了她家产害死她家人的奸.人,恨那些抓了她的人.贩.子,恨那些将她买来的村民,恨那些总是用色.眯眯眼神看着她的村里的汉子,恨那个强.迫和她成亲的男人,她恨这个世界!


唯一的,能让她不恨的,让她想要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肚子里这个还未成型的孩子,这是她的唯一,也是她的一切,她绝对不能失去他!


拼命地护着肚子,背上已经能够感觉到火辣辣的痛感,可是肚子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看着安然无恙的肚子,公输冉脸上露出一个凄惨而又幸福的笑容。


孩子呀,母亲只有你了,你应该也只有母亲了吧。或许我们母子注定逃不出这个魔窟,孩子,老天不公啊!是母亲对不起你,或许母亲不应该让你来到这个肮脏的世界上,但是母亲舍不得啊!


眼中的泪水控制不住地往下流,身上的力气已经伴随着疼痛开始消散。身后一直盯着公输冉看的男人看快就发现了公输冉的虚弱,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伸出脚一脚便踢得公输冉腹部朝上,向着她的肚子就上去了一棍子。


“啊——”


温热的血很快就从下方流了出来,公输冉惨叫一声,看到下方的鲜血,整个人都蒙住了。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孩子,我的孩子!啊——”


眼泪瞬间就糊住了公输冉的脸,她却已经忘记了擦,只死死地盯着地上迅速染开的一片鲜红,仿佛要在地上盯出什么来。


“贱.人,早说让你跟了我,偏偏让那个呆子抢了先,竟然还让你怀了他的孩子,我呸!只怕生下来也是个傻子,哈哈哈。”


围上来的几个男人都已经住了手,就在那里看着公输冉,哈哈大笑,一个个脸上都是贪.婪和色.欲。


偏远的村庄里,一个漂亮的女人都是很稀奇的,像公输冉这样的大家闺秀那是一辈子也不一定能见到一个,村里的男人早就盯着她了,只可惜,她是别人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里已经出了村子,公输冉的男人不在这里,村里的女人们也不在这里,在这里的,只有这些早就垂涎欲滴的男人们。


“呸!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你们将我从强盗手中买下来我心中还在感谢你们,可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种人!”


孩子大概已经保不住了,公输冉的心都死了。家族的冤情家人的仇恨,还有这个未出世的孩子,早已将她整个人都掏空了。


她原本只是家中备受宠爱的幺女,却是遭逢大变,经历了她一辈子都不曾想到的磨难,时至今日,她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之前十几年在家中备受宠爱的生活是一场梦。


“贱.人!当初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你以为我们会买你?只是没想到村里的老娘们们竟然要将你嫁给那个呆子!怎么样,那个呆子厉害吗,能满 足你吗?哈哈哈哈。”


周围的男人发出淫.荡的笑声,他们手上的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们扔掉了,一个个淫.笑着凑上来,伸手在公输冉的身上动.作着。


“呸,什么千金大小姐,还不是要被 男人.干!哈哈哈,我还没试过细皮嫩肉的大小姐呢。”


“可不是嘛,竟然让那个呆子抢了先,今日可要好好的尝一尝!”


仿佛没有感受到身上的一群男人,也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污言秽语,公输冉双目无神地盯着地上的一滩血。


自从被强制嫁给那个男人之后,她就已经对男人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了,此时她的眼睛里只有那一滩血,那是她的孩子,是她除了家人的仇恨之外唯一的生存的意义。可是,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身上的男人似乎换了一个又一个,离开的男人在满足的喟叹着,公输冉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竟是一把就推开了正好在她身上的男人。


其他的男人还以为她已经认命放弃反抗,都凑在一起讲着黄 色的笑话,都没有防备着公输冉会一下子跳起来,竟真的让她跑开了。


“贱.人,你还想跑,你跑的了吗!”


坐在地上衣衫不整的男人们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抓人,一边追一边骂,却还是晚了一步,就在前方不足二十米的地方,就是一处悬崖。


说是悬崖,其实也不算很深,不过人摔下去也会粉身碎骨就是了。这种四面是山的小山村周围到处都是这种陡峭有危险的地方。


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山崖边上,公输冉身上仅剩的衣物都被山崖下吹上来的风带走了,她却仿佛没有知觉一般,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看着身后追上来的人,说出了她曾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的话:“我会回来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你们,都要给我的孩子陪葬!”


话音未落,山崖边上已经没有了公输冉的影子,只有那被风吹落的衣衫挂在山崖边的树枝上。白色的衣衫在风中飞舞,仿佛丧礼中的白旗。


痛!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下来,居然还没死吗?是老天爷觉得她受过的苦难还不够多,还想要继续折磨她吗?


公输冉强撑着睁开眼睛,本以为会看见蔚蓝的天空耸立的山脉,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片昏暗的房顶。


这里不是山崖底下!


公输冉一个激灵就要坐起来,却不料扯动了背后的伤口,疼得她一个激灵。


“你醒了。”


背后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男人就是公输冉的噩梦,几乎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公输冉就僵在了床上,停顿了许久才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回了头。


果然,那个男人就坐在她的身后,许是刚刚醒来比较迷糊,她竟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


下意识地抓紧身下的床单,另一只手就向着枕头底下摸去。空荡荡的枕头底下让公输冉心中一惊。


她明明一直在枕头底下藏着一把剪刀的,怎么会不见了?难道被发现了?


公输冉立马将手摸到了褥子下面,心中就是一凉。果然,褥子下面的小刀也不见了。


“你已经睡了一天了,吃点东西吧。”男人仿佛没有看出来公输冉的警惕和敌视,手上端着一碗粥就走了过来。


“啪——”


粥碗被公输冉一把推开,冒着热气的粥就这样一滴不剩的全部洒在了地上。然而不管是公输冉还是男人,谁都没有向地上看一眼,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对峙着。


两个人就这样不知道对视了多久,男人突然叹了一口气,转身就出去了,也不去管地上的粥碗,还带上了房门。


明明男人已经出去了,公输冉却疑惑了起来。这个时候,男人不是应该上来逼着她吃饭吗?就算不是为了她,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公输冉立马将手放在了肚子上,可是小腹平平的样子,哪里像是怀了孩子的,就算是小产之后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消下去。不可能,她的孩子!


心中着急,公输冉翻身就要下床,却再次扯动了背后的伤口,疼的她直接就跌倒在地上。


这一次,公输冉又发现一处不对。


她被那些男人追着打,又被他们做了那样禽.兽的事情,身上的伤绝对不可能这么轻,仅仅是后背上疼。这种程度的伤,倒像是她第一次逃跑之后被抓回来的时候。


第一次?公输冉下意识就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没有她在这里住了将近一个月以后才买的铜镜。没有她怀孕之后新买的柜子。没有她死前才买了不久的婴儿床……


没有,什么都没有,真的没有。


“哈哈哈哈……”公输冉突然就笑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真的回来了,竟然真的回来了,哈哈哈!


“我还以为老天爷真的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到呢,想不到竟然真的让我回来了,哈哈哈,既然我回来了,那些对不起我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公输冉的眼睛里一瞬间写满了怨毒。上一世的她太傻太天真,信了亲戚却被亲戚夺取家产,信了朋友却被朋友卖给人贩子,信了淳朴的村民却被强迫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最后更是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这一次,她不会再那么傻了!


摸着平坦的小腹,公输冉发誓,她一定会为家人报仇,一定会为孩子报仇,一定会为自己报仇!所有对不起她害了她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从地上爬起来,努力平复自己的内心,过了许久,公输冉才找回自己的感官,感受着背后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后辣辣的痛感,却是无比的欢喜。


就是这个疼痛感,告诉她她还活着,告诉她,她真的重来一次了!


站在原地在四周看了许久,确认这真的是她刚来到这个房子时的样子,压抑住心中的喜悦,公输冉打开了房门。


出乎意料的,那个男人并没有在门口。公输冉原以为他会一直守在这里的,一时没有看到他,倒是有些意外。


“出来了,锅里还有粥。”


又是冷不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公输冉还是吓了一大跳,转身,就看到那男人站在那里,身上背着一个篓子,似乎是要出去的样子。


是了,这个男人是这个村庄里的大夫,每隔两三天就要出去挖一些草药的,虽然治不了什么大病,但是平时常见的一些病痛还是都能处理的。而且还要顾着那两亩薄田,每日里都是要出去的。


果然,公输冉还没来得及说话,那男人便接着说道:“我要出去一趟,会晚些回来,你自己吃饭。”


很简单的话,说完男人便向着木质的大门走去,走到门口却又停住了,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到:“奉劝你一句,不要想着逃走。”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如此熟悉的话语,公输冉竟然愣了一愣。


上一世的时候,他也这样说过,只是那时的她满心都想着要逃走,所以只当这男人是在威胁她。可是经历了一世回过头来再看,男人的反应竟然更像是在劝告她。


摇摇头将脑海中的想法赶出去,公输冉盯着男人离开的方向想着:她一定是刚刚想过来神志不清才会这样想,男人怎么会这样好心?如果他真的好心,又怎么了会同意要娶她?又怎么会强.迫与她发生.关系?


冷笑一声,公输冉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厨房,果然在锅里发现了小半锅的粥。


男人的手艺向来不怎么样,唯一做的能吃的东西就是粥了,后来还是公输冉自己在怀孕之后为了孩子才不得不学会了做饭。


看了看锅里还冒着热气的粥,公输冉转身在厨房里翻找了许久才找到一点野菜,凑合着炒了一些,又热了一下粥,就这样简单地吃完了她重生之后的第一顿饭。


男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因为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女人,他也不是很习惯的,所以在采完草药之后又去田里看了看,又遇上一个小孩子贪玩摔到了胳膊,就一直折腾到这么晚了。


在他看来,家里的女人也是不会安分的,之前才刚刚逃走被抓回来,想必现在在家里也是折腾着呢,此时回家,他已经做好了收拾烂摊子的准备。


可是从推开门到现在,屋子里一直是安静的,如果不是还有油灯亮着,他几乎都要怀疑那女人已经跑掉了。


男人在门口停顿了一瞬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危险。便继续向前走。可是走着走着,似乎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男人又停在了房门口前。想着,那女人该不是做了饭菜然后下毒了吧?


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思索,又进行了一番天人交战,最终还是肚子获得了胜利。饿了,吃!


一把推开门,正当中的桌子上摆放着一盆粥,两盘简单的炒野菜,很简单,但是和这简单的房子倒是很搭配。


只是,这个女人不是大小姐吗,她怎么会知道什么样的野菜能吃?而且,做出来的样子看着还不错?


“你回来了。”


淡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男人回过了头。


公输冉站在门口,身上的锦衣已经脱掉了外衫,看上去干练看许多,手上还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一条蒸鱼。


房子后面就是小河,要捉一条鱼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个大小姐要抓一条鱼就是难事了。


男人不说话也不动,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


公输冉也看着眼前的男人,之前刚刚想过来的时候因为情绪激动并没有注意看,所以这是她重生回来之后第一次这样正面仔细看这个男人。


还是这张脸,还是这副表情,这副让人讨厌的样子真是一点都没变。


“吃饭吧。”


仿佛心中什么都没有想,公输冉端着手中的鱼向前走了两步停在了门口,直面着男人。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剩下不足一米,就这样对视着。许久男人侧身让开了一条路让公输冉进去。


看着公输冉在桌子上摆放饭菜的背影,男人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竟是说道:“赵铁生。”


“嗯。”一个在心中恶狠狠地念了几年的名字,公输冉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个时间点的她应该还不知道罢了。


手上的鱼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粥也盛好了,公输冉只回头看了男人一眼,便自己坐下开吃了。


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次要在这个村庄里好好生活等待时机报仇,但是太过主动反而适得其反,她今日主动做饭已经很反常了,若是更加反常,只怕赵铁生会警惕起来。


公输冉这样想着,却不知赵铁生已经警惕起来了。昨天才逃跑得抓回来的女人,今天就乖乖的认命了,还煮好了饭,他若是不怀疑,他就是脑子有坑。


只不过他也是跟着老村医学过几年医术的,这附近的草药他几乎都认得,要下药的话,几乎是行不通的,所以他也没什么好怕的,更何况一个大男人,还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不成?


赵铁生直接就坐在了公输冉的对面,捧着公输冉煮的粥先喝了一口,然后眼睛就一亮。


妈蛋,比他做的好吃多了!


之前是谁说过来着,做饭这种事还是要女人来做的,果然是这样。


“很好吃。”饭好吃,赵铁生是不会吝啬于夸奖的。想着他几乎每天三顿都吃自己煮的粥已经吃了大半年,如今突然换了口味,还有炒菜,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不少,已经开始盘算明天去多买点菜了。


得到了赵铁生的夸奖,看着眼前男人的样子,公输冉冷笑一声。


上一世如果不是赵铁生的手艺太差,她也不会学会做饭,如今她会做饭了,到是平白便宜他赵铁生了。吃吧吃吧,等她报了仇,就再也吃不上了!


一顿饭的时间里两个人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却吃出了一种宁静的感觉。


饭后,公输冉收拾了残局,也不去管赵铁生在做什么,只昨晚她该做的事情便回了房间。


这个时候,她和赵铁生已经发生.关系了,看着眼前简陋的木床,公输冉握紧了手掌。虽然一再试图说服自己只是为了复仇,却还是难以接受即将发生的事情。


在屋里来回踱步良久,上床之前公输冉还是拿了一把剪刀。在这里生活了几年,找到一把剪刀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平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握着剪刀。


如果在赵铁生进门的时候就将他杀死,会怎么样?现在是晚上,应该可以跑掉的吧?


可是如果跑掉了,那些杀害她孩子的凶手怎么办?就让他们继续在这里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吗?


不,绝对不行,那些人杀害了她的孩子,就一定要付出代价!他们,还有赵铁生,一个都跑不了,都要为她的孩子陪葬!


耳边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公输冉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剪刀,掌心已经出汗了,握在剪刀上油腻腻的,可她却不敢松手,反而愈加用力。


开门之后紧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公输冉紧握着剪刀,僵硬着偏了偏头,却愣在了那里。


门依旧好好的关着,哪里有人进来?


心中一点不敢放松,公输冉凝神仔细听着,过了好久,才又听到了声音。是在隔壁的房间。


赵铁生跟本没有过来,而是去了隔壁的房间休息。


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完全放松下来,瞬间又全神贯注的警惕起来。


上一世根本没有这样的事,赵铁生一直都是和她睡在一个房间的,如果她不肯配合的话,还会被教训,虽然不至于殴打,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紧握着手上的剪刀,眼睛死死地盯着房门,生怕一个不注意赵铁生就会破门而入对她做些什么。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识别继续阅读~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