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策划】年度大展之《合肥的桥》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合肥是南淝水与东淝水的汇合地,故称“合淝”。合肥南临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顺时针环绕着柏堰坝水库、董铺水库和大房郢水库,少荃湖、南艳湖、翡翠湖、天鹅湖,板桥河、匡河、十五里河、南淝河、二十埠河更是环绕东西南北。 

有水的地方,自然有桥。今天,合肥的桥主要分为水桥和旱桥(在陆地上建的桥)。水桥灵秀多变,旱桥现代感强。

桥梁见证历史、见证发展,今天就一起来看看合肥的桥。


要问合肥从古到今有多少座桥,每座桥又是什么情况,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桥梁见证发展,发展离不开桥梁。



逍遥津湖心岛桥——俯瞰就如一个琵琶。


卧水面的寿春路桥,在夜晚闪烁的霓虹灯和绚丽的造型灯的跳跃光影闪耀中,犹如天上的彩虹,光影与色彩交错成美丽的画卷,来往车辆与行人的剪影又为之增添了几分灵动的活力。


长江路桥——城市的主动脉桥。老长江路桥始建于1973年,与淮河路桥、寿春路桥并称为大东门区域南淝河上“三姊妹桥”。2012年6月,承载了不少人记忆的旧桥开始拆除,2014年4月底新长江路桥主体建成。新桥荷载更高,更加坚固稳定,能够满足功能要求,并且景观效果更好。


环城公园的玉带桥犹如一条白色绸带在碧荷之上抖动……


翡翠湖桥——给翡翠湖添加了迷人魅力。


翡翠湖小提琴岛桥——给大学城添加迷人浪漫色彩。


铜陵路桥造型像“孔雀”一样,红色斜塔塔身高56.7米、相当于20层楼,倾斜度达到了60度,16根碗口粗的斜拉索,牢牢地拉起重达5000余吨的桥身,使这只“孔雀”稳稳地栖息在了南淝河上。 


南淝河大桥——一桥飞架东西,拉响了大湖建设新篇章。南淝河大桥是环巢湖旅游大道上的“第一座”安装“电子天眼”和夜间景观灯的跨河大桥,美轮美奂。


位于合肥滨湖的派河大桥桥梁的造型形似飞雁,也似山峦。主拱圈采用飞雁造型的钢箱结构,拱圈优美轻柔,梁体刚劲有力,恰似一只从河面腾飞而起的大雁,象征着巢湖在融入新合肥后,迎来新的机遇,也预示着环巢湖区域展翅高飞,迎接新的航程。


合肥港大桥——合肥内陆城市水陆空便捷。


杭埠河大桥——环巢湖五桥之一。杭埠河大桥则是安徽省最高的跨内河大桥,它的主桥墩高度达102.5米。


兆河大桥——环巢湖五桥之一。


三河古镇桥——5A景区因桥更具魅力。在古镇,一座桥就是一首诗,来来往往的水乡人儿,就是这些桥最灵动的韵脚。


大钟楼人行天桥。


马鞍山路高架桥——打通了合肥南北动脉


横跨南淝河大桥的高铁桥——动车驰骋在希望的田野。


金寨路二环高架——沟通东西南北。


包河大道繁华大道立交桥——城市向东南进展。


方兴大道立交桥——滨湖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


安粮广场前的立交桥。


南站立交桥——出行更加便捷。


夜晚的立交桥更加流光溢彩。


合肥历史悠久,其中也不乏有故事的桥,再来看看一些有故事的桥。


最浪漫的桥:赤阑桥

赤阑桥早在宋代就毁了。但由于南宋大词人姜夔有段爱情,让这座桥平添了几分浪漫色彩。

据考证,姜夔至少来过合肥三次,均住在赤阑桥边。第一次来就结缘了在赤阑桥边居住的弹琵琶、抚古筝的两个歌伎。姜夔在《送范仲讷往合肥》中写道:“我家曾住赤阑桥,邻里相过不寂寥。”小桥边是他和情人凭栏依偎,情约相会的地方。

当年轻的姜夔最后一次来合肥见情人时,时当金兵动乱,美丽的琵琶女不知去向,赤阑桥也毁于战火。赤阑桥成了他刻骨铭心的追思所在,他的诗词中有几十首都与此有关,如 “淝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等。

经过岁月的漂洗,姜夔时期的赤阑桥已不复可见了。据考证,此桥估计在现在的桐城路桥到合肥八中之间,合肥市政府于2002年,在合肥师范附小大门北侧立了一块“合肥市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牌,上刻“赤栏桥”三个大字。如今的赤阑桥是一座横跨银河的水泥桥,起初就叫桐城路桥,建于1981年12月,当时还是拱桥,以后加宽成了今天的规模。


最富传奇色彩的桥:飞骑桥

飞骑桥本身就承载着一个神奇的故事。三国时,曹将张辽在合肥大战吴主孙权,结果以少胜多,孙权突围时被张辽带兵追杀,奔至当时淝水上的一个津渡(今天逍遥津大门前东侧),此时河桥已被拆。孙权仰天长叹之际,猛然抽打胯下骏马,骏马发神力越河而过。此后“飞骑桥”名声大振。斗转星移,当年的“飞骑桥”早不见踪影,但这里却留下了一个飞骑桥巷,据说这条巷子原来是条河,飞骑桥就建在河上。 

今天在逍遥津公园内有一座飞骑桥,此桥当初是一座单通道的小石桥,名字叫逍遥桥。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有关部门将此桥改造成漂亮的三通道宽桥,并改名为“飞骑桥”。 


最具回忆的桥:南熏门桥

南薰门桥原名美屯立交桥,这个名字也是老合肥人的记忆,它的原先的美菱大道和屯溪路交口。

在不少80、90后的记忆里,徽州大道最繁华的这段路打记忆里就叫“美菱大道”,其实最早它的原名就叫徽州路。1955年2月19日,当时的合肥代市长章嘉乐发布了合肥市政府第188号布告,公布了首批28条重要道路的命名,徽州路就是这28条道路之一。直到1994年,需要改造的徽州路面临资金困难,在合肥市有关部门协调下与美菱公司达成协议,由美菱一方捐资修建徽州路,同时为表彰该公司的义举,以及嘉奖美菱公司对合肥的贡献,市政府决定将徽州路更名为“美菱大道”,协议期限为10年。

2004年,协议到期后,呼吁美菱大道改回徽州路声音便十分强烈。2007年,合肥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命名、更名的37条主次干道、小街巷,美菱大道也在此次更名之列,正式更名为“徽州大道”。从此,徽州大道有了自己的历史使命,美屯立交桥也随之更名为南薰门桥。


最具纪念意义的桥:拱辰桥

拱辰桥原位于阜阳路桥东侧约四五十米处,跨南淝河连接拱辰街与双岗老街,是当时居民出城北行的重要通道。这座桥在1954年发大水时被冲垮,此后再没重建。说它最悲惨,是因为在1938年5月14日,日军攻占合肥,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向北逃难的百姓拥至拱辰桥,残暴的日军竟用机枪向百姓扫射,桥上桥下血肉横飞,尸体枕藉,河水一时为之断流,千余人遇难。

为纪念当年被日军屠杀的遇难者,合肥在拱辰桥遗址南侧建起一座花岗岩的“拱辰桥死难者纪念碑”。 


孔数最多的桥:渡津桥

渡津桥位于逍遥津公园逍遥湖上,是近年合肥打造汉文化,“三园”改造的成果。此桥为青石桥,栏杆护板雕有花草、神鸟、神兽。桥身共有九孔,可行游船。它长71米,宽5米,东连原在湖心的逍遥墅,西接与它一同建起的汉代风格的逍遥阁。

桥梁的建造与城市的发展密不可分。白天,桥上是热闹的,车流滚滚,行人如鲫;夜幕初垂,灯饰华丽,异彩纷呈,形成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牵引着人们的目光和脚步,让人流连忘返。桥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南来北往的人们,共同见证着合肥的历史变迁,也见证着她日新月异的发展步伐。


(图片综合自王牌、江淮晨报、安徽第一城区包河区等,部分文字内容归原作者所有)


主办:合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安徽新媒体集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