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开采新闻 >文化艺术媚娘美不美 铜镜映花容

文化艺术媚娘美不美 铜镜映花容

发布日期:2020-04-22 10:59:35 来源:时尚芭莎

最近《武媚娘传奇》热播,关于范爷为什么那么美的问题,大家已经说太多。小编今天想与大家讨论的是,生活在唐代的媚娘没有手机自拍,没有玻璃镜,如果她想知道今天这个妆容如何,到底是通过怎样的方式看到自己美不美呢?


上面这张玻璃镜子碎一地的截图,显然是让人有些乱了。其实玻璃镜是在明代传入的,清代乾隆之后才逐渐普及。武媚娘,她她...不是唐朝人吗?


还是进入我们今天的正题吧——铜镜花映容。


以下内容截选自《时尚芭莎》2014年12月刊

编辑/苏泓月 特约撰稿/谢田


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阳台近镜台。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开。

——唐贾岛

在诸多古物收藏中,铜镜因其“刻画之精巧,文字之精奇,辞旨之温雅”越来越引起现代藏家的重视。收藏一面铜镜,欣赏精良的纹饰镜铭,可陶治性情,从先秦至民国,每一面铜镜都包涵了它所在时代的文化特征及艺术价值。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作为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器具,铜镜是中国古代使用时间最久,铸造数量最多的铜器。从四千年前的齐家文化,到一百年前的清末民国,无数的铜镜以其精良的制作、华美的外观和丰富的铭文,向我们展示了古人对自身形象和家居环境的品味与要求。


中国古代最早用于照面的器具叫“水鉴”,就是用瓦或者青铜制成水盆,以水照面。铜镜虽然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了,但由于青铜本身的珍贵,所以很长时间内并非民用,仅被用于祭祀等特殊场合。到了战国时期,由于铁器的盛行和铜价下降,比水鉴方便的多的铜镜开始迅速普及。汉代经济发达,铜镜的工艺和产量都有了质的飞跃,出现了极为精致的艺术品,甚至还有透光镜等特殊铜镜产生。铜镜的兴衰和社会经济环境有很大关系,汉朝灭亡后国家动乱,没人有心思去梳妆打扮了,铜镜的生产一落千丈。然而到了唐代,人们生活安定,对铜镜的需求又重新高涨,铜镜的工艺也随之上了一个新的高峰,出现了螺钿镶嵌和金银平脱等精美产品。


现代人很少使用过铜镜,往往以为铜镜的照影效果不好。其实古代的铜镜打磨的非常光滑,照影效果和现代玻璃镜几乎差不多,但是由于材质所限,照出来的形象都是发黄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到了明代以后,玻璃镜开始盛行并逐渐取代的铜镜。


铜镜一般由八个基本概念组成。一是镜形,就是铜镜的平面形状。二是镜面,就是用于照脸的一面。三是镜背,就是有花纹的一面。四是镜纹,就是镜背上的纹饰。五是镜铭,就是镜背上的铭文。六是镜钮,在镜背中央,可以手持或者穿绳。七是钮座,就是镜纽的底座。八是镜缘,就是镜子外围的边缘。


我们欣赏铜镜,主要是看铜镜背面的花纹。从史前到春秋时期的铜镜,基本没有花纹,就算有也只是几何纹。然而到了战国时期,铜镜的纹饰一下子出现了十多个变种,各种山字纹、禽兽纹、连弧纹、金银错纹等不一而足。汉代铜镜的纹饰更加变化多端,各种纹饰复杂多变,但大多都和神兽纹或云雷纹相关。到了唐代以后,纹饰趋向写实,一改神怪满镜的局面,各种人物故事和吉祥的图案,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人们的真实情感。


十六联弧三兽纹青铜镜

战国时代(前403-前221年)

直径14厘米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传说,最早的铜镜为轩辕黄帝所制,“帝因铸镜以像之,为十五面,神镜宝镜也”。事实上中国最古老的铜镜也确实出自史前,四千多年前的齐家文化就已经有了,只是形体较小,纹饰简单。最早关于铜镜的文字记载出现于战国末期,那个时候社会变革剧烈,生产力迅速发展,铜镜大量出现,而且工艺迅速成熟。

此镜就是战国时期青铜镜突然发展的例证。此镜圆钮,钮座四周有8瓣花纹,其外以云雷纹为底,上有三条长卷尾的神兽绕镜一周,造型灵动,栩栩如生。镜缘是由等长的弧线连成的16个凸面内向连弧,设计精致,工艺成熟。这种云雷纹、神兽纹加连弧纹的铜镜主要流向于战国末年到西汉早期。


六山纹青铜镜

战国时代(前403-前221年)

直径23.2厘米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此镜镜面布满细密的云纹和叶纹,工艺精良,应为高级贵族之物。最大的特点是铜钮周围均匀分布的六个“山”字纹,故此镜名为六山纹青铜镜。山字纹是战国时期非常流行的一种青铜镜装饰纹饰,但一般都是四个山字纹,也有三山纹的,五山纹的就比较少了,如此大型的六山纹铜镜则十分罕见。

山字镜很早就有出土,清代《藤花亭镜谱》中就有山字镜的记载。这种铜镜很难判断是哪国所制,因为从最北的燕国到最南的楚国都有出产,其中以楚国最多。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山字纹只是和今天通行的楷书山字相像而已,并非真正的山字,当时通用的是篆字,而且这个山字纹左右竖都会往内收成一个小三角,其真正含义目前还难以确认。


透雕蟠螭纹青铜镜

战国时代(前403-前221年),楚国

直径20.5厘米

1976年湖北江陵张家山出土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此镜为罕见的透雕双层青铜镜,是早期青铜镜中一个独特的品种,其镜面和镜背分别铸造,然后再嵌合在一起。此镜由银白色的镜面和透雕镂空的镜背合体而成,镜面被包裹于镜背之中。镜背纹饰分内外两区,内区为透雕的四组龙纹,外区为一周透雕的交叉云带纹,内外区交界处有一周重环纹和三角云纹。整个设计构思巧妙,制作精美。

这种双层铜镜只见于战国时期的楚国和东周王城,这件青铜镜的纹饰古朴典雅,应该是楚地的工匠借鉴了周王城地区的工艺,为楚国的高级贵族特制的。


金银错狩猎纹铜镜

战国时代(前403-前221年)

直径17.5厘米

1928年洛阳金村东周王陵出土

藏于永青文库

1928年到1932年,洛阳金村的八座东周王陵被当地农民发掘,这面铜镜为周天子御用之物,被盗墓者拿出贩卖并流传国外。最后为日本侯爵细川护立重金买下,现为日本国宝。

这个金银错狩猎纹铜镜从制作技法到艺术水平,都毫无疑问是战国铜镜中的极品。此镜为透雕双层青铜镜,镜面为含锡较多的白铜所制,镜背则为青铜制,然后由高手匠人将其嵌在一起。在鎏金铜钮的周围,有用错金银镶嵌技术描绘出三团金色的涡卷纹。三个涡卷纹之间各有一个图案,第一个是持剑骑马武士和野兽的争斗纹,第二个是展翅凤凰纹,第三个是动物争斗纹,画面之精美流畅,在战国时代铜镜中独一无二。


武士斗兽纹青铜镜

战国时代(前403-前221年),秦国

直径10.4厘米

1975年湖北云梦睡虎地出土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此镜背面以细线连勾纹为底,上画两位勇猛的武士,一手持盾,一手持剑,上身赤裸,发型类似秦俑。两人各自面对一个豹类猛兽,做互博状。此镜制作工艺精湛,是战国铜镜中的佳作。

这面铜镜虽出土于战国之后的秦代墓葬遗址,却是战国时期秦国所制。秦国是战国第一强国,公元前356年,秦孝公任用商鞅变法,耕战能力大幅提高。随着军事力量的突飞猛进,民间风气也越来越尚武。在日用的铜镜上装饰以武士斗兽的场面,就是当时尚武风气的真实体现。


龙凤纹矩形铜镜

战国--西汉

镜长115.1厘米,宽57.5厘米,重56.5公斤。

1980年山东淄博大武公社窝托村南古墓五号陪葬坑出土。

藏于淄博市博物馆。

这是中国现存古代铜镜中绝无仅有的庞然巨器,其规制之大,远远超过了一般“铜镜”的概念,是中国第一批禁止出境的64件顶级国宝之一。此镜出土于西汉齐王的墓葬之中,同时出土的鎏金龙凤纹银盘是秦昭王的遗物,由汉高祖刘邦赏赐给齐王刘肥,所以怀疑此镜也为秦宫旧藏。《西京杂记》记载,秦咸阳宫中“有方镜,广四尺,高五尺九寸”。换算成现代的尺度,就是宽92厘米,高135.7厘米。此镜尺寸虽然略小一些,但为秦宫之物是很有可能的。

此镜虽大,但正面极为平整光滑,可为全身照影。背面饰有夔龙纠结图案,卷曲交错,极富美感。镜背有铜钮五个,可见放置不易,需要用特殊器材加以固定。


画文带同向式神兽镜

六朝时期(3-6世纪)

1873年日本九州熊本县江田船山古坟出土

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此镜是汉亡之后南朝铜镜中的经典作品,1873年出土于九州熊本县古坟时代的王族墓葬,1874年为日本政府收购,现为日本国宝。此镜原产地怀疑为浙江省,推测是经由贸易或者通过朝鲜半岛传到九州的,很有可能是4世纪的产品,但由于年代久远,具体的出处和制造时间难以考证,也不排除是日本工匠按照中国南朝铜镜样式仿造的可能。但此镜代表了南朝制镜工艺的水平,应无异议。

画文带同向式神兽镜是汉亡后吴地铜镜的一个常见品种,上面有各种仙人和神兽,还有常见的四神。由于各种形象方向一致,并非都朝向铜镜中心,故称之为同向式。同类铜镜在日本很多古坟都有发现,是见证当时吴地和九州之间经济交流的重要证据。


海矶镜

唐代早期,7-8世纪

直径46.2厘米

传世品

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代铜镜中的经典作品,形制巨大,工艺精美。此镜共有两面,纹饰几乎相同,均为日本国宝。此镜原为日本奈良法隆寺藏品,据寺中文献记载,是光明皇后于736年2月22日为纪念圣德太子的忌日而向法隆寺奉献的。明治维新之后,法隆寺僧众生存艰难,故将包括海矶镜在内的部分珍宝献于政府,以换取资金。镜背纹饰的主题是海矶,也就是海上的山岳,上面波纹细腻,还有树木、狮子、禽兽、人物等点缀其间,海上有人乘舟垂钓,山间有人远眺波涛,唐风浓郁,精美耐看。

此镜的风格和工艺均为唐代,可能是遣唐使带回日本之物,但具体出处并无定论。镜由白铜制成,含锡较青铜为多,故更加坚硬和色白。科学家曾用伽马射线对其内在构造坐过研究,发现制造时金属高度溶解,故纹理极为细腻流畅。


四鸾衔绶金银平脱镜

唐代早期,7-8世纪

直径22.7厘米

陕西西安出土

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唐代是铜镜技术和艺术的一个高峰,不仅题材新颖、纹饰华美,而且在铸造工艺上也有创新,出现了金银平脱和螺钿特种工艺镜。所谓金银平脱,就是把厚度一般不超过半毫米的金银箔纹片粘贴在器物上,然后用色漆髹涂数道,再经打磨,使纹片与漆面平齐,并凸显出漆地上的金银图案。这种工艺费工费料,做成的器物美观华贵,是皇族权贵的重要装饰品和馈赠物。

四鸾衔绶金银平脱镜是唐代平脱镜中最精致的一面。此镜圆形,镜背正中有圆钮,镜钮四周环绕以金丝同心结。钮外一周贴饰花叶形银片,主纹为四只鸾鸟口衔绶带飞翔,均为金片刻镂粘贴而成。鸾鸟昂首展翅,姿态优雅,金色的身姿在黑色的镜底衬托下更显华丽夺目。鸾鸟是凤凰的一种,是祥瑞之禽,而绶带的“绶”与“寿”字谐音,环绕的两圈金色的同心结寓意相亲相爱。故此镜的含义就是幸福长寿,相亲相爱,非常吉祥。


瑞兽葡萄纹青铜镜

唐代(618-907年)

直径21厘米

1956年河南陕县唐墓出土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此镜装饰繁复华丽,两个圈档将镜背图案分成三个区域。最内一区有各种瑞兽在葡萄曼枝之间舞动奔驰,中间一区布满葡萄曼枝,其间点缀有飞禽、走兽、蝴蝶、蜻蜓等。最外围的边缘区则以花瓣纹装饰。由于镜背最主要的装饰是葡萄和瑞兽,故称为葡萄瑞兽纹铜镜。

这类铜镜主要流行于唐高宗和武则天时期,主体都是瑞兽和葡萄曼枝。以前叫法混乱,有海马葡萄镜或者海兽葡萄镜等种种称呼。瑞兽纹铜镜最早出现于汉代,在南朝非常流行,唐代葡萄种植很广,葡萄纹也成了重要的装饰。葡萄纹和瑞兽纹交融一体,是唐代独有的时代特征。有一种说法认为,瑞兽(天马和亚洲狮等)和葡萄都来自西域,是丝绸之路文化的体现。


花鸟人物螺钿青铜镜

唐 至德元年(756年)

直径23.9厘米

1955年河南洛阳涧西唐墓出土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此镜最大的特点,是背面纹饰以螺钿镶嵌而成,是难得的螺钿宝镜。镜钮上方有一棵大花树,钮两侧各有一位男子坐于树下,一人弹阮咸,一人把酒,周围有仕女、禽鸟、山石、水池等,错落有致。人物的衣饰和禽鸟的羽翼都刻画得清楚细致,是唐代铜镜中上佳之作。

螺钿镜是唐代的特种工艺铜镜,就是在铜镜的背面用漆粘贴贝壳的薄皮,然后打磨刻画出各种纹样。这种华丽的装饰风格盛行于盛唐时期,也叫宝钿,因为装饰品除了贝壳之外,也常有青金石、绿松石等,唐玄宗就曾经御赐安禄山宝钿镜一面。安史之乱以后,朝廷衰败,战乱不休,唐肃宗与唐代宗为整饬奢侈之风,先后于公元757年和772年两次下诏禁止螺钿和金银平脱,之后这种工艺就不复见于铜镜之上了。


蹴鞠纹青铜镜

宋代(960-1279年)

直径10.6厘米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虽然中国足球好似烂泥扶不上墙,但足球的远祖确实来自中国,那就是起源于战国时代的蹴鞠。宋代是蹴鞠的黄金时代,随着市民阶层的扩大和商品经济的发展,蹴鞠成了全民性的娱乐活动,上起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都以踢球为乐。当时还出现了最早的足球俱乐部“球社”,有严格的社规和专业的教练,有球社自然也要有球星,如《武林旧事》就记载了范老儿的球坛名宿的姓名。当然最著名的球星还是太尉高俅,无论人们对他评价如何,粘球技术总归是过硬的。

这面铜镜就是宋代蹴鞠盛行的真实体现。镜背上浮雕男女四人在一起踢球,一名高髻女子正在踢球,另一名似乎带着官帽的男子正在防守,场面十分生动。


双鱼纹青铜镜

金代(1115-1234年)

直径36.7厘米,重4300克

1964年黑龙江阿城金上京会宁府遗址出土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鱼纹铜镜唐代已经出现,但金代的鱼纹铜镜是中国铜镜中的一个经典品种,不光数量众多,而且不乏大器。这面双鱼铜镜是金代鱼纹镜中的精品之一,也是中国古代屈指可数的大铜镜之一。此镜做工精湛,镜背满是波浪起伏的细腻水波纹,双鲤皆有长须,张口摆尾,环游嬉戏,水间还有荷花与荷叶点缀,场面生动活泼。

此镜为金代早期作品,由于形制巨大,可能为王室贵族所用之物,当时女真贵族间流行一种用大铜镜反光照人的游戏,此镜除照影外或许也有道具的作用。镜背上双鱼的纹饰主题可能和女真人长期渔猎的生活习惯相关,也有学者认为和原始的萨满教有联系。


柳毅传书故事场面青铜镜

金代(1115-1234年)

直径10厘米,重100克

1964年黑龙江阿城金上京会宁府遗址出土

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此镜圆钮,钮侧有一棵大树,树下站一对男女,双方拱手见礼。题材取自唐代李朝威的传奇故事《柳毅传》,表现的是洞庭湖龙君的小女儿三娘在泾河边上牧羊,遇到秀才柳毅,并向其诉说嫁给泾河小龙后惨遭虐待的不幸婚姻,柳毅答应帮她传递书信的场景。

金代女真统治者汉化很深,铜镜在题材上深受中原文化影响,多具唐宋风格。当然金代铜镜也有自身特点,由于官府管控严格,所以青铜合金中锡含量明显减少,铜锡比例增大,所以质地发黄。与宋代铜镜相比,金代铜镜大而厚重,最突出的特点是镜缘刻有官府记号,为前代铜镜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