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重金属开采联盟

江右拍案 十八 匪首李大鸾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铜鼓县铜鼓石  “潘周过化”石刻

 

明朝万历五年(1577)十月的一个晚上,天色将暮,一个黑影潜入宁州(今修水)安乡黄坳店村。此人体格魁梧,膀臂粗大,似乎很有力气,却自称是算命先生,以天文推相为生,走到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找到一户人家投宿。这户人家见他行迹可疑,悄悄让人报告了当地的党正。党正余从易、保长萧训从门缝里辨认陌生人容貌,心里暗暗吃惊,连忙赶到州衙去报案。知州石汉闻讯不敢懈怠,赶紧派亲兵郑子章前往守备衙门,请驻扎宁州剿匪的名将邓子龙,点齐精兵,在杉市巡检汪希贤、甲长黄守隆、乡兵领队陈时育的带领下,火速赶到黄坳店。此时已是午夜之后,那个陌生人由于赶路疲乏,早早歇息,没有顶住房门,说明放松了警惕。邓子龙派出的特种部队如从天降,将他擒获在床,连同搜出腰刀一把,连夜绑赴州衙。

原来,此人正是名震一时的大匪首李大鸾,他逃脱了此前的追捕,化装潜伏流窜。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第二天消息传出,人们奔走相告,拍手称快。不久以后,另一个大贼首杨青山也于湖广通城县上河塘胡洞崖家被抓获,两人先后枭首示众。至此,祸害江西、湖南、湖北多年的大土匪李大鸾、杨青山案正式拉上帷幕。

令人讽刺的是,几百年之后,这桩土匪残害百姓案却被翻了过来,被美化为“李大鸾起义”,把李大鸾的身份编造为“纸槽工人”,杨青山则设计为他的表弟。把几十上百人的匪帮说成上万人,还编造历史说攻陷了宁州州衙,令人啼笑皆非。

这个被颠倒过来的案子,不禁让人想起去年四川张献忠江口沉银的考古发掘,着实轰动了一阵子,一些历史的真相也浮出了水面,人们算是见识了那位所谓“农民起义领袖”是如何屠杀几百万四川人民的。眼前出土的那些金银首饰,如妇女的耳环,儿童的银锁,都是对这个杀人魔王滔天罪行的血泪控诉。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历史上很多强盗土匪被淡化美化,历史细节刻意被回避或模糊,甚至颠倒黑白地进行描述,已是不争的事实。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历史本原终于得到恢复与廓清。

经历了明、清和民国,几百年来一直定性为贼首的李大鸾,却于国初连同无数匪盗,在同一个批次被“转正”,摇身一变成了所谓起义领袖。

那么,李大鸾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到底干了些什么勾当呢?

这个大土匪头子李大鸾本是武宁县人,与妻子叶氏、父亲李显芬,在武宁陈健家做佃户。“赋性骁勇,惯使刀枪,兼谙法术星命”,加上能言善辩,组织秘密结社,几年来盅惑了一批民众,也结交了一批游手好闲的好勇斗狠的角色。如罗一保,詹孔舜、王友约、潘起鸾、卢本江、张足伍、彭贤明、杨汝当、孙贵七、杨凤鸾、卢尚巍、陈青云、杨汝章(名单从略,当时共三十四人)。

嘉靖四十三年(1564)十月,李大鸾等趁天下不靖,地方管理出现权力真空,率先发难,将宁州梁尚端的村庄洗劫一空,并成功逃逸。此后他率众四处抢劫,流窜各县,行踪不定,当地政府根本没法缉捕这伙流动作案的团伙。隆庆元年(1567)后,李大鸾团伙又袭击宁州戴文利、熊尚位、熊廷善;武宁吉万明、萧贤三、邹福六、邹十五、杨宗仁、胡克义;靖安璪坑陈某;湖广崇阳县谢廷喜、浏阳县汤清四等人家,将对方家产洗劫后还纵火烧毁房屋。

强盗的买卖只赚不亏,李大鸾的生意越做越大,本钱越滚越多,到隆庆四年(1570)九月的时候,已发展到八十多人,李大鸾带着这些土匪专吃窝边草,将毒手伸向周围百姓家中,先后遭到洗劫的有武宁林自盛、漆四七、万载舒世英、宁州刘楚、刘大绅、余金香、曾荣贡、向东山、熊梦祥等家庭。几路前去剿匪的正规军都遭到伏击,一败涂地,死伤惨重。一时江西西北部风声鹤唳,哭声震天,一提到贼首李大鸾,百姓们大气都不敢出,李大鸾更是不可一世,队伍也发展到上百人。由于担心遭到匪帮的报复,老百姓受害之后,只能默默忍受李大鸾团伙的蹂躏。

更令人发指的是,李大鸾团伙不但劫财,还绑架人口,强奸妇女,并将受害妇女绑架到匪穴长期奸淫。如梁尚端之女梁氏,戴文利儿媳孝贞,熊尚位之妻张氏,周家妇女三贞、辛贞,李思炼义女七妹,亲女福妹,曾荣贡之妻王氏,向东山家妇女某氏,舒世英之母陈氏,幼女舒金秀及其他妇女七人,湛朝炳妻某氏,张朝忠妻赵氏等一大批良家女子,都被李大鸾等土匪奸占为妻妾,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由此我想,那些对李大鸾团伙暴行视而不见,反而根据“阶级斗争需要”为李大鸾翻案的史志编写者,看到李被捕后写的上述供词,该作何感想;如果这样的不幸发生在今天,而且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信口雌黄地对历史进行肆意篡改。

    所幸李大鸾的猖獗行径,随着万历四年(1576)巡抚潘季驯的就任而宣告末日的到来。潘季驯不仅以治理黄河发明“束水攻沙”名垂青史,而且他对付土匪很有办法。他从鄱湖守备衙门调来名将邓子龙,又将兵备副使周思敬调到前线,靠前指挥剿匪工作,现实版“赣西剿匪记”正式上演,一张天罗地网向九岭撒去。

邓子龙先在奉新、靖安、万载、新昌(宜丰)重山崇岭的关隘处设立关卡,切断贼巢之间的联系,也防止李的眼线为李提供情报;再采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方式,先后将逃散在各个深山中的零星土匪捉拿到案。最后缩小包围圈,步步为营,将分割后的匪帮逐一剿灭。成为漏网之鱼、惊弓之鸟的李大鸾、杨青山虽然侥幸逃走,最后也逃不出法律的制裁,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为了保护一方民众,邓子龙在此建立铜鼓营,后来铜鼓营就成为了今天的铜鼓县。

民族英雄邓子龙最终名垂青史,李大鸾则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上面的故事告诉我们,历史虽然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可以蒙蔽一时,未必能欺骗一世:因为,好在历史是用正义和良心书写的。   

 

 

史料来源:(明)潘季驯《潘司空奏疏》卷七《报擒屡奉钦依擒拿贼首疏》、《义宁州志》等。

 

 

宜丰官山邓子龙点将台及《吴西平寇》题刻


举报 | 1楼 回复